Monday, January 31, 2005

Happy Birthday to Me



Happy Birthday to me,
Happy Birthday to me,
Happy Birthday to Winki,
Happy Birthday to me...



Sunday, January 30, 2005

世上有很多事情,不是有理便說得清的,有時是愈辯愈不明,特別是人家堅信自己絕對正確無誤的時候...

所以,什麼都不說不辯,行動勝於空談。

於是,當人們說阿婆在照市搶隊用手推車撞我而我應體諒她年老讓她時,我會照舊理直氣壯地指摘她的不是...

當小孩子橫衝直撞險些將我撞跌時我會大聲訓斥...

當鄰居將鞋子雜物置放於通道上造成異味阻礙行走時我會到管理署投訴,當面還會來個迎頭痛擊...

當一切不合理現象被人家合理化還要嚷著我鍾意我喜歡我不知覺得幾好時,我依然故我地鄙夷這一切...

沒錯,你喜歡怎樣,別人沒權干涉,既然淪為口舌招搖,何必再辯,何需溝通?

就當我是火星人好了,反正這年頭不對貧苦大眾表示難過同情,便動輒得咎,成了千古罪人,人皆唾棄...

真是他媽的!Damn it!!!

小蛋糕-Birthday cakes for me








餓加饞嘴,又不想外出,於是在家裡焗了這小蛋糕作點心。

順道,作自己的生日蛋糕。

造了提子與朱古力兩種味道,蛋糕很鬆軟,表皮脆脆的,很不錯。

吃著吃著,有種幸福的感覺;待自己好一點,是無法被掠奪與收回的幸福。

這種幸福,讓我安心。

Saturday, January 29, 2005

這樣的愛情

早上起來,頭痛欲裂,淚腺失控,眼淚像細水長流。

餓,欲進食,未果,剛換過鐵線的牙齒疼痛異常,連咬開麵包的力度也欠奉,只得將糖果放在嘴裡細黏,藉以果腹。

全身腫脹,包包面,水桶腰,大象腿,整個人像吊桶般圓滾滾。

生病時會水腫,月事時也會水腫,現在雙管齊下,還另加贈品(牙痛),教我何以不感概呢?

強打起精神來,洗衣服,打掃,執拾,煲湯,邊看電視邊看書,東想西想,忙了一整個早上跟下午。

在有線娛樂台收看了S.H.E的音樂特輯,當中一個愛情故事觸動了我。

故事發生在中國,當時正值戰爭,女主角不得不拋下男主角,跟家人逃亡到台灣去。

他們約在校園內分別,女的送了一個小盒子給男的,並要他等她,等她一輩子,甚至超過這輩子,要永遠愛她,因為她也永遠愛他,她堅信自己的感情永久不變。

然而物換星移,女子最後嫁夫生子,三代同堂,轉眼間四十年時光,她最放不低的,還是舊情人。

兒子替她找到那個他,原來他終生未娶,留在校園中教學,一心堅守著這份愛情的契約。

得悉此事之後,她在家人面前暈倒了,因為太傷心,她沒想到他還在等她,而她自己卻早已破壞了這份盟約。

她放不下,決定要去看他,於是他們見面了,在眼睛對上的一刻,往昔歷歷在目;走過每一處,都喚起當時的回憶,青澀的愛情。

她問他為何要等她,他告訴她,她叫他等她一輩子,但在心裡卻已承諾要等她幾輩子;他一直不敢打開小盒子,怕承諾被摧毀,夢會完結。

一個普通的小盒子,是他感情的寄託,一直等下去的動力...

後來女子回國了,並向家人宣佈要回到男子的身邊,用餘生還他的情份。

她請求丈夫的原諒,她的丈夫雖不捨,卻因為愛,願意讓她完成心願。

分手時互道珍重,丈夫沒有恨,只有無私真心的祝福。

願意放手,成全所愛的人的愛,這是愛;願意一生等待,守著盟誓,這也是愛。

女子擁有的愛,比任何別的女子都多且深。

看的時候我哭了,無法控制地悲慟不已,豆大的淚珠如雨飄下,為著別人的愛情,甚至是一個虛構的故事。

人的一生,若從未真正愛上一個人,未曾痛快地好好愛過,始終是有所欠缺。

愛一個人,不該要對方承諾,除非你也能堅守承諾,永遠非卿/君不娶/嫁;否則自己變心,別人還在守著一份早已變質的愛情,虧欠的豈止是錯過的年月時光?

好了,為了還他,拋夫棄子,放棄掉自己的家庭,好成就可歌石泣的偉大愛情;這份愛情不是早已變質,早已蟲生了嗎?看似動人,實質是再次的虧欠,只是這次,虧欠的是愛她的家人,由始至終皆深愛她的丈夫。

我不覺得偉大,我只覺得女子不配有兩個深愛她的男人,從前她做錯了一個決定,年老了又做錯多一個決定,她傷透了愛她的人的心,她其實一直也不懂得愛情。

他的舊情人,他的丈夫都懂了,她卻可以不懂。

原來真正的愛情,是由懂得愛情的人去成就,不懂的人去享受的。

愛,從來沒有道理,我寧願承受傷害,也要懂得愛。

被愛是幸福,但不懂得愛,卻是愛情白痴。

Friday, January 28, 2005

朋友仔傑作-鯉魚年糕







愛蓮送我的手造鯉魚年糕,我真是超幸福呢!^_^

娃娃看天下

偶然在書櫃中瞥到[娃娃看天下]這冊漫畫書,曾幾何時愛不釋手,看著看著會突然[噗]一聲笑了出來,故事中所展現的幽默風格,總為我帶來無限歡樂。

三毛姐姐的小說我看過不少,雖然說不上很特別,但勝在清新自然,流露女性對愛情對生活的夢想,至於是否在販賣女孩子的庸俗愛情,我倒不以為。

她翻譯的這冊漫畫,很好看也很有意義,它是作者QUINO藉著瑪法達這小女孩如何看這個世界,與她的一堆小朋友們的言談,表露出他的社會與世界觀,並針對阿根廷進行一連串的嬉笑怒罵。

同樣地,它是寫給成年人看的書,我們透過閱讀,可以反思自己對世界對社會的認識是怎樣。

第一冊第一章寫瑪法達覺得她媽媽為了自己的學習而費煞心思很可憐,於是主動向她表示自己有多喜歡上學,她說: 「媽媽,知道吧!我喜歡去進幼稚園,將來再念很多書,免得變成像你一樣平庸又空洞的一個女人!」語罷還以為有時候應適當鼓勵一下母親呢!

童言無忌?所以說的話才直接才一矢中的。

然後,我又想起了這兩首歌曲,沒有直接的關連,只是偶意想起罷了…


娃娃看天下

忘不掉的歲月印象裡是我淡淡泊泊的家
在日記內某夜你話我像痴心娃娃看天下
薝蓬上面那天空 那年可不一樣嗎 那天我不懂你的話

* 如今自己繼續每日製造我熱熱鬧鬧一生
但在美夢裡又渴望再做個簡簡單單的人
回頭問問這天空 這人生可輕易嗎 這些你到底明白嗎

** 臉上泛上微熱 髮上結著紅蝴蝶
正是那段往事 我思憶中的七月
樹都長得高嗎 記得那一天嗎 你可記得那天惜別
見面卻是無話 再任性吧小娃娃 快樂了便笑吧
讓失去的感覺 又進入我軀殼 再乾半杯再找童話國

REPEAT * ** **

對世界愈瞭解,人生的樂趣亦相應地減少,為了顧全大局,因為年長了知所分寸,於是我們努力地在克制自己的感情與行為...真正了悟,沒有強自克制的感覺,屈於自己所相信的義理,才會惶惶不可終日,才會覺得委屈而無法自持。

娃娃愛天下
詞:林夕 曲:D.A.I

蝴蝶路上遇見果樹 沉睡在葉上那麼自如
停下來居住 然後羨慕別處的樹
還妒忌外面每朵花的際遇 尋覓好去處
望著日落日出的你 願望是伴著他嬉戲
但是被摘下的花會枯死 難免乏味
沒有他 很想去捕捉他 摘了他 哪管他種在誰的家
跪拜他 貪新鮮有如娃娃愛天下 嫌棄他 肥瘦高矮面容無變化
(浪費他 直到花花地球全摘下)
蝴蝶第十萬個心願 期望住在避世的樂園 留在後花園
沉悶漸漸代替騷動 而欲望若被滿足等於厭倦 期待更奇緣

沒得到想要,得到想放棄,得不到才叫人恨得牙癢癢,人,其實很犯賤。

後記:

從網上找尋有關此書的評論時,看到這段屬於三毛的文字(原文較長,我只抽取了部份段落):

瑪法達、菲力普、馬諾林、蘇珊娜、米蓋、自由、吉也,我親愛的娃娃,我要把你們的名字一個一個的再寫一遍,因為在我呼喚你們的時候,我的心裡有多麼深的快樂,也有多麼無奈的感觸。

這許多年沒有見到你們,是不是你們仍在問人生的許多問題?我真是怕現在碰到瑪法達,也許她會問我「媽媽,人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是絕對能回答這個問題的,如果你們真問了,那麼這個雨季便再也不會過去了。

我的娃娃,大人其實也是小孩子,大人也問小孩子一樣的問題,可是你們得不到答案時可以隨時在那兒哇哇大哭,而我們只能在心裡強嚥著淚水,這河也似的淚,便好似瑪法達最恨喝湯一樣,一千萬種理由不肯喝,也總有人強迫著她喝下去,因為喝了才能長大啊!
我的小朋友們,你們是不是也長大了?長大的滋味是什麼?你們不再說了,是不是?但願讀者認識的你們永遠只在童年,大了,便一切都隱藏了,不肯說了,也不用說了,因為成長背後的東西是什麼?你們,我們都已明白了。
我的娃娃,我們都不是貴族,也不是英雄,我們都是平常人;既然是那麼的平凡,那麼我們的快樂和悲哀也是平凡的,在這大宇宙裡是沒有痕跡也沒有分量的。這麼說,你們還是出來吧!不要再為什麼躲了起來,也許因為你們的幾句笑聲,我的淚、我的寂寞可以找到一個去處。

為這段文字而感動。

Thursday, January 27, 2005

兩天前的下午,我們偶然談起...

大象被炒魷魚了,牠們被放生在牛山濯濯的樹林中,以往吃新鮮香蕉,現在只能吃亂草,幸運的話也許可以吃到蕉葉吧?

文地替大象傷心之餘卻又覺得事情本身非常好笑,於是反覆地說著:大象真可憐啊~以往餐餐有香蕉吃,現在只能吃蕉皮囉~牠們被炒魷魚了,連大象都要吃無情雞呢!

其後大家又談到被殲滅的鱷魚蛋,文地同樣地認為小鱷很悲慘,未出生已被消滅;牠們甫出生的樣子很可愛嘛~身子長長又細小的,會發出尖銳的叫聲(在電視節目中看到的),我最愛鱷魚的眼睛,細細長長的,既邪惡又充滿慧黠,惹人憐愛呀~

我喜歡那種眼睛,那種神態,故此我也愛貓咪、蜥蝪與眼鏡猴...牠們的眼睛是類似的。

為何不殺死老鱷,將牠們存活下來呢?也許是花在牠們身上的時間、精神與金錢還未得到完全的回報吧?訓練需時,泰國人對旅遊業的復甦速度還是挺樂觀的。

文地後來又說,就是因為這些動物所耗費的資源很大,故此當動物園的經濟出現問題時,牠們最受影響。

這理論,放諸於企業機構中,亦然。

我是老鱷,牙齒依然鋒利無比呢!

Wednesday, January 26, 2005

不難

他讚我昨天煲的湯很好喝,聽著他那認真的口吻,加上他素來不太讚賞我的事實,今夜我簡直是樂透了。

然後他的電話又來了,問我何以將屋子執拾得如此整齊,於是我煞有介事地解說如何選購合適襯色的儲物箱...

其實一點也不難,全心全意,就萬事皆可成囉~

胡言亂語

想想自己也不是很差勁囉~
會插花,捏紙黏土,造甜品,製布偶,還會燒菜,煲靚湯...
算是知識份子,穩定收入,經濟獨立...
身家也很清白...
還很有愛心(貓奴隸呀)
我只是太自我
想站在遠處看清楚罷了
與人維持著不冷不熱的距離
很自由
也簡單
我想成長教曉我的是
不要要求別人和自己一樣
而是要接受別人的不同
只是
有些價值觀
跟自己的相差十萬九千里
某些我接受
某些不
於是
不得不選擇
我不想騙人
但無意的欺騙
始終也是欺騙
故此
將複雜的事情放下
不想不說不聽不聞
讓心騰出空間來
迎接美好的事物
要振作
即使身體軟弱
我還有堅韌的鬥志

痛的循環

病,昏睡一個早上再加一個下午以後,我,睡眼惺忪地出門到牙醫診所覆診。

大半個月沒到那裡檢查牙齒的矯形進度,再懶散下去的話,恐怕過了2005年也未能除去牙齒上的枷鎖囉~

間中照鏡子,會咧開嘴巴露齒而笑,想像自己將來的笑臉會是怎樣的。

過往總是合著嘴唇而笑,從未試過高高興興,盡情地大笑;因為自知牙齒不漂亮,露齒笑會很難看,所以獻醜不如藏拙。

看吧!我就是如此重視面子形象的人,我一直規規矩矩地做人,不潛逾本份,尊師重道,愛護幼小;久了,也就無法分清這是自己本來的天性使然,還是一種自我加諸己身的責任與使命感。

反正是,我覺得非這樣做便不可,僅此而已。

沒有做過牙齒矯形的人也許無法清楚過程中的痛楚,首先你必須脫去三至四隻牙齒(我要脫五隻啊!因為我的牙齒長得畸形,像死火山般沉睡在牙床底下),然後醫生會在你的牙齒上用燒焊器加上鐵釘,再穿上鐵線,以幼鐵線再加以鑲緊。

晚上我要戴上一個外表看來像刑具的鐵圈,由於它的直徑很大,故此甚多時候嘴巴會合不攏,醒來時一枕一臉的口水。

鐵圈的作用是為了固定牙齒,防止它們走位,戴上的時間愈長便愈有效,很多小孩子就連大白天也戴著,只是成年人較講求美觀,故此選在晚上臨睡以前才戴上。

戴上後會有一種壓力,令牙齒酸軟,很不舒服,幸好我不怕痛,否則睡不著也有之。

現在,習慣後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只是每次換鐵線或調整牙齒之時,新的壓力製造新的痛楚,不舒服的感覺持續,直至習慣以後才又在下一個循環時再次經歷這場浩劫。

到底還欠缺些什麼?
我又在找尋些什麼?
在認識自我的同時,
我所損失的,
是生命的基本意義.
那就是,
生命是不斷的延續,
不斷的磨練〔也在磨損〕與經歷,
透過生命中大大小小的事件,
體悟人生,
沒有最好的,
只有對個人來說是適合的或是不適合的,
而這些,在別人的眼中,
也許最適合自己的是最壞的,
活在別人的期望中,
很苦,
最終生命只會變為一齣你無法罷演卻非你喜歡的戲,
過程中得不著樂趣,
愈投入只會愈抽離,
美好將腐朽敗壞,
醜惡取替一切。

生命有好有壞,
生活有苦有樂,
生活,生存下去,
吃喝拉撒睡,
一天復又一天,
只是無法明暸,
為何快樂過後,
始終仍殘存多蹇的感覺。

Tuesday, January 25, 2005

放任自己

想寫,不停想,不停寫,不停刪除
惦掛某人,想起她,她,他,他,她與她,很多個他與她
淚,疲憊的,傷心的,淒苦的,感動的,高興的,一蹋胡塗的
想見,不見,想談話,不談話
想倒頭大睡,卻依然抵著寒冷坐在電腦前鍵入文字
透過黑黑密密如螞蟻般的字體
我在謀殺自己的細胞

生命的小奇蹟
已是久違了的恩典
在即將到來的某天
一切渾沌開始之日子
仍未決定以那種心情
接受這仿如咀咒的恩賜

紅火蟻的毒
未及五臟六腑透出的毒
摧毀所有美好的感覺
剩下敗壞的果實
留給前來湊熱鬧的人品嚐

願望

人說生日願望說了不靈,反正不說也不靈,罷了,說說當自我鼓勵囉~

身體健康:

我不要做弱質病人 變1個負累你不幸
誰想有病 厭惡呻吟 
我不要千金百銀 也祈求這小小的福蔭

我只想 身體健康 我害怕你要照顧我擔心得出1臉倦容
而我病床中反悔內疚 令你太心痛

病的時候心情很壞,常覺悽苦,彷彿世上只有你獨個兒在掙扎著。

這種想法本身很壞,但疾病使人軟弱,再堅強,還是無法掩蓋溢自眼中的淚水。

病時沒食慾,但理智又不容許自己不吃,於是胡亂吃點什麼。

吃得滿滿,胃卻在抗議著;從來,身體器官都是最忠實的伙伴。

有點情緒低落,但我沒有放棄自己,仍舊好好吃飯,而胃與疲憊的身體,繼續如實地表示它們的不滿。

未來有很多計劃與願望,我也要設法振作,打起精神來迎接挑戰。

Never give up, never settle, never say I can't.

I still looking for a brilliant future.

倒數

還有六天...

Monday, January 24, 2005

著魔

我是年廿八出生的,或許,我的到來就是要清洗自己的罪孽。

心裡的魔鬼對我說:你是馴化了的魔鬼,有鄙劣惡毒的思想,卻刻盡己份,表現得親切大方。

其實你內裡全是蛆蟲,你的肚是牠們的巢穴,晚上牠們傾巢而出,找尋別的安樂窩寄居,並進行大量繁殖。

牠們除了蠶食你的思想,吞掉你的良知,還打算啃噬你的愛情。

你已經被牠們吃得精光了,不信,請看看你的腹部...

然後,我看到自己的肚皮穿了一個很大的洞,貓好奇地用鼻子在那周邊探索,其後更直接穿過那兒躍過另一邊去。

我站立在地上看傻了眼,眼珠子跟隨貓的動作而游走,直至貓累了,索性將那裡當作溫暖柔軟的床,並打起呼嚕來。

我望著鏡裡的自己,覺得滑稽極了,然而還是止住了笑聲,免得吵醒了貓。

我有預感,貓被吵醒了脾氣一定壞透,也許會不瞅不睬地跟我睹氣,或發飊起來用爪子撓我也不定。

為免原已殘缺的身體再進一步崩壞,結果我安靜地躺在地上,跟隨貓的呼吸聲的節奏,漸漸墜入黑夢鄉中...

醒來,也許是另一個更可怕的夢之開始...

落陷

暫別Forum
與Msn 隔絕
思想容不下別人
心內沒有春天
在絕地徘徊
浮沉於死水
漂蕩,上升,下沉
上升,漂蕩,下沉

我拒絕天使的吻
貓咪溫柔的黏噬
你熱暖的擁抱
甚至是百花吐艷的草原

陽光很暖和
但我留戀冬夜的蕭條

Sunday, January 23, 2005

布偶Sally

昨天很早便外出了,跟妹子逛了一個下午,買小娃兒的物品。

期間帶著我製作的巨型布偶Sally,穿街過巷,引來不少途人之指點與好奇。

基於小孩子愛玩的天性,於是我用白色垃圾袋將布偶包起來,好防止他們因好奇而弄壞它。(同學的布偶就經常被校內的學生扯破啦!我怕因心痛控制不了自己,狂揍小孩一頓囉~)

有小孩不停地追問她的媽媽:咩野嚟嫁?
無禮的小鬼頭啊!你好聲好氣問我的話,我便讓你看過夠囉~

不少成年人會好奇地定睛注視,有些甚至會回頭望,並自言自語地道:哦~咩野嚟嫁?

其後妹夫加入我們,在旺角朗豪坊內閒逛,人們的好奇心依然旺盛:

〔個女仔拎住d咩野呢?〕
〔佢去完黃大仙囉!〕
〔佢買咗隻大雞呀!〕
〔What's that?〕
......

妹妹看過布偶後楞了一下,說:咦~好似噃~家姐你果然有天份呀~
晴看過後說:很可愛啊!我鍾意佢條裙,布碎嘅顏色襯得好靚...你在襯色方面很有天份啊~

剛完成時,我著實是樂透了好一陣子,拿著布偶在起居室中轉了一圈又一圈。

那種快樂與成功感,是用錢買不到的。




空心人

又開始了我的冷靜期,與人減少接觸,專心處理自己的事務。

說真的我真不是個愛熱鬧的人,也經不起過多的情感衝擊,有時候我著實冷靜得可怕,可以完全抽離事件中的關係人角色,儼如旁觀者般冷眼照看一切。

我想自己就像家中的遠紅外線按摩器一樣,過熱會觸動安全感應系統,即時切斷電源。

有這樣的朋友也很麻煩便是了,付出的真心真意也許最終得不到相應的回報,因為甚多時候,我獨來獨往,愛自由自在享受只有自己的空閒時間。

昨天,我捧著我的像頭木偶回家,途中不停撫弄著它的手掌,感覺很奇妙,儼如觸摸著自己的手掌般。

這也難怪,那手掌是依照本人的手掌而造的,內裡是硬咭紙,加濾水棉再套上冷手襪,除了缺少了真人的溫暖外,那就是我手的形狀與觸感囉~

突然萌生一種愛的感覺,想像自己要是變成別人,對這手掌,必定非常留戀...

這是自愛的投射嗎?

也許,也許不...

Saturday, January 22, 2005

不玩

本打算改變自己對工作的執著程度,以輕鬆的心態處理之,然而個多月下來,問題連本帶利地統統湧現到面前,殺我個措手不及。

不負責任的言論,對我構成不大不小的打擊,工作了好些日子了,依舊看不開別人為何要這樣鄙劣,彷彿將事情鬧大了別人當災了,她們便得以被抬高般。

最厲害是這些人轉個頭來又會表現得非常親切友好,好像彼此之間完全沒發生過爭論一樣。

對不起,我不喜歡玩這種遊戲,你存心害我待我不好,我不會裝作沒事人般,繼續和你談笑甚歡,待你溫柔良善。

人生苦短,何必作假?

反正我很容易對人失望,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我不愛報復,但我會謹慎小心,提防著那些隨便說數句話便可讓我觸霉頭的人。 

昨天跟她與她談起自己近期之不快,她們都給予了支持與鼓勵,然而痛苦仍未能排遺。

有人無中生有,到處誣衊我處理失當,但事實是,錯不在我;這種情況很糟,沒當口當面說,真是死了都不知什麼事啊~

對於名聲,我是非常重視的,因為這世上有很多人,不用自己的眼睛看事情,只相信別人的話語。

人言可畏,據說阮玲玉也是因為流言而死的,我沒這樣淒美,不會為無聊人受苦,所以今天決定大吃一頓,化悲憤為食量。

怪現象

香港人真的很奇怪,人家十多年來因捍衛民主自由,伸張正義而被軟禁,他們充耳不聞,視若無睹;死了,即時歌功頌德,涕淚俱下地高呼痛失恩人。

Consistency,我在他們的言行中找不到這樣東西...

就像一個自稱〔我是主的羊〕的傢伙,平日口是心非,說三道四,到了團契聚會的時間,即時變身為虔誠教徒。

到底是旁人思覺失調?還是當事者人格分裂呢?

奇哉怪哉,真的是光怪陸離的社會。

我從不含糊,說一不二,故此也沒有湊熱鬧囉~

今後,我也是依然故我,你說我涼薄也好什麼勞什子形容詞數落我也好,我始終認為,突發性的良心太薄弱,浮現時間過份短促,即使真心真意,看來還是很假。

假過假蛋。

Friday, January 21, 2005

不爽呀~

麼少對於我用港幣八十八元正買這個大口仔公仔很不以為然。



他說: 「浪費!有多餘錢捐去賑災好了。」

對於此話我覺得真是他媽的混帳!

我用我的錢,關他啥事啊?!可以任由他批評嗎?

當然,有人又會認為,他有言論自由呀!而且表達個人意見,不構成誹謗罪名囉~

沒錯,這點我得承認,開放自由的今天,他有權這樣做,但對別人的雞毛蒜皮小事都可以這樣用心,他也很忙碌便是了。

我,常覺得,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人家的行為只要對這個我或社會不造成任何負面影響,我是絕對沒理由也沒興趣去干涉的。

是啊!我選擇完全放任政策,不愛主動談論人家;當然偶意會柴娃娃起哄表達一些絕頂無聊的想法,這個我很遺憾,也為自己這個行為而自責。

但人誰無過?也許從現在起,我可以下定決心遠離是非,耳朵拒絕不善之言論,心揮掉魔鬼的誘惑,重新出發,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人。

我對自己是非常認真的,但或許不及劉華的認真度,怎樣也好,我沒有仇敵,只有看不爽的人與事罷了。

而甚多時候,我不會說出來讓別人知道我的想法,一來是由於那是出於一時之激動心情,二來動氣傷肝傷肺,容易生癌,快死;我還未想死,依舊戀棧著這溫熱的身體。

難得胡塗,我彷彿開始明白箇中之精髓了。

公德心

【太陽報專訊】公眾地方晾曬衣物損毀市容,應由哪一個部門負責取締的一樁「小事」,竟然勞動日理萬機的政務司司長曾蔭權(相關新聞 - 網站)親自介入協調,仍然無法釐清責任誰屬。五個原本有權力處理問題的部門,為免上身,各自搬出莫名其妙的理由推卸責任,任令問題存在下去。揭發這宗五大部門鬥官僚事件的申訴專員戴婉瑩直斥:「咁小問題都解決唔到,發生大事又點合作呢?」

申訴署昨日發表這宗凸顯特區政府管治能力薄弱事件的調查報告,涉及一名居於西貢區的居民,投訴在公眾地點,無論在路邊樹上、梯級扶手,甚至馬路中央的欄杆,均經常掛滿衣物,認為此舉影響觀瞻。投訴人曾向房屋署、路政署及食物環境生署投訴,但三個部門均以「不屬其管轄範圍」拒絕處理,投訴人不滿各部門互相推諉,遂向申訴署投訴。

我想就此事說點感想,那是有關公眾衛生的問題,而不牽涉任何有關政治的部份。

其實很早以前我已經發覺有人在將軍澳的馬路邊曬晾衣物,當時我感到極度莫名其妙,還跟我妹子說:嘩!物主到底是怎樣的人呀?在公眾地方曬晾私人衣物,有礙市容哇!況且,馬路上人車鼎沸,車子噴出的黑煙又多,這樣子衛生嗎?而且隨便什麼人走過都可以惡作劇,弄污他們的衣物,遇著無聊的也許會收起來丟進垃圾箱中,那不是很糟嗎?

加上連貼身之衣物如內褲及胸罩都拿出來晾曬,黃黃舊舊的一大堆,讓人看見就倒胃口。

對於這類妄顧公眾衛生,市容整潔的人,我是深惡痛絕的;投訴的人做得好!我們不能讓這種人喜歡怎樣便怎樣,如果所有人皆如此,恐怕所有公物都被侵占被私自利用,社會不混亂才怪!

如果想讓衣物得到充分的日曬,搬到郊外空曠地方好了,住村屋任得你曬。不成便晾在家裡,開大風扇吹,弄盞太陽燈或強度大的射燈狂照射著。

再不是,拿去洗衣店清洗,乾手淨腳,起碼不妨礙別人。

寫到這裡,我的理智開始缺堤了,我最不齒人家沒公德心,將自私自利發揮至極致。

恨啊!恨得想打人...

Wednesday, January 19, 2005

倒楣的一天

今天非常倒楣,如果日日如是或每月有一日如是者,我寧願引刀一快。

先從早上上班開始,在升降梯中倒翻了檸檬茶,載著炒米粉的保麗龍盒子又半張著嘴,發覺時手上像多了個水龍頭一樣,液體不停向下傾瀉,弄得一地皆是,旁人無不張口結舌,眼神滿載責難。

正努力弄正杯子的我,想著該如何清理這爛攤子之時,剛好到達公司所在的樓層。

我想也沒多想,便連跑帶跳的衝出升降梯,隱約間好像還瞥見人們責備的眼神,從門縫中掃射過來。

(小孩子不要學習啊!這樣不負責任的行為是非常不對的。)

回到坐位中,大老闆問我今早是否開例會,糟了,我完全忘得一乾二淨,於是趕緊翻查一下是否可以將會議押後到明早。

幸好,剛好有空房,會議的房間搞定後,我趕緊發電郵通知參與人士。

然而霉運仍未遠離我,距離吃飯的時間尚有十多分鐘,同事L又在借題發揮,將某件小事情誇張地引述,將個別問題說成普遍性問題;於是,老闆就此事客觀卻又露骨地暗示了我的不是。

當然,這次出錯是由於我不小心之故,但被單打而非直接責斥更讓我覺得很不是味兒。

到將近放工的時候,公司的電路再次出現問題,螢光幕咻一聲地沒入一片黑暗中,正在寫得起勁的action plan即時化為烏有。

然後,大老闆進來房間找我,問我可否替她到旗下某兩個專櫃拍些照片,於是我提前半個鐘離開。唉!反正電腦死了,什麼也幹不了,不走留在公司作啥?

在太古廣場偷偷摸摸,躲避著警衛的眼光,好不容易才成功拍到大老闆要求的照片。

只是,我早已身心俱疲,電話不想接,什麼也不想做了;於是關了電源,難過了一會兒,便上網餵魔仔及mo仔。

阿踢,對不起啊~我不回你電話了,因為心情很爛,可以讓我任性地安靜一下嗎?

我想,這段日子花太多時間在網上,於是減少了對工作的專心與投入度,長此下去,我可能會掉了工作,失去愛我的人,寶哥阿妹因缺乏愛與照顧而恨我入骨,老朋友捨我而去...

想著想著,難過的感覺,無名以狀。

Tuesday, January 18, 2005

髮型



這個就是IW叫我剪的髮型囉~試幻想我剪這個頭,會是什麼樣子...-_-

Games



Personally, I love this game much.
Mainly because of its music and the impression from Emily Strange.

I finished the game, how about you?


There are many games in the following website, try these out and get lost...

http://emilystrange.com/beware/games/index.cfm



傻人

舊朋友問起我近來有沒有跟她聯絡,我在沒多想的情況下便和盤托出,過後密友表示我應該什麼也不說,隨便掠過此話題便算。

[沒必要這樣刻意告訴別人你跟她的關係吧]
的確沒此必要,然而也許因為自己仍介懷吧,所以依舊牽動感情,仍舊無法很淡然地一笑置之。況且那個是老朋友了,一起走過不少青蔥歲月,故此才無法將一切藏在心裡。

我跟電話那頭的人是朋友嗎?也是,雖然相識的時間久遠,相處的時間卻短暫,但我見證過她人生最重要的階段,分享過喜悅,也是彼此的一份緣。

[你這樣坦白或會招人閒話,被人極力渲染,大造文章便不好了]
我說,有什麼關係,我跟她的生活再無任何聯繫,還要顧慮這麼多嗎?

[被一大堆人說你少氣便麻煩了,幹嗎給人話柄]
沒錯,我仍未老練,懂得對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語,也許我是徹頭徹尾地錯了,然而當我還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幹著什麼的時候,我無法收起自己的感覺,然後告訴別人那些虛構出來的話。

不不,我寧願被唾罵,被說成如何的不堪,我不在乎,我真的沒需要跟人客套,經常轉換面具。

我的櫃子,只有心之碎塊,偶然拿一片送人。

真的,我只有這些,其他的,我不會,也不幹。

僅是如此。

我愛你,但與你無關(Sentence quote from others)

喜歡你卻無法愛你,身體都在抗議著:

肌膚再無昔日對你的氣味之回憶
舌頭失去了你臉部的輪廓勾畫
指尖感應不到你穩定安靜的呼吸
毛孔錯過你濕熱的體溫
頭髮找不到著陸的地方
淚無法盛載在你的背上
鼻子丟了愛之況味的源頭
胸部沒有了停泊的港口

心出走到無人的城市
在世界的盡處發狂地旋轉

我愛你,但與你無關(*)

*偶然從別人的網站看到這句話,說得再準確沒有,我常愛著別人,但這愛,確實與他們無關。

讓愛萌芽,生長,荒廢,凋謝,週而復始地如輪迴般轉化著…

然後,我將更安靜地躺在愛內,走出人生的桎梏。

Monday, January 17, 2005

Sunday net gathering


Libido,great music!



Casual snapshot

All

Us- Tiger, Tessa, Winsome, Wing monster

Me and my Sally...

We have a great time!!! Thanks Libido, Kenneth, Bobo and all.:)

週六行蹤

早...





瑞記有馳名糕餅,山水豆腐,甜甜的西洋菜,好吃!

午...


荃灣大使-挨打羊帶我遊覽荃灣的街頭巷尾;荃灣,真的什麼都有囉,價廉物美,居民之福耶~





甜到死的Brownies

挨打羊新法炮製木槺布甸,有趣!

我們在日本超市買了昂貴日本豆腐(比街市價貴近十倍),自製台灣小食--皮蛋酸薑豆腐,再加三文魚卷,滋味無窮...

見怪不怪





不是我自誇,可以將本來外表正常,整整齊齊的植物,栽種成如斯怪模樣,天下間能有幾人?

新寵



Ruby Croom, 穿著高高的高跟鞋,超可愛的布偶。

她的貓,Doom Kitty,似寶哥與阿妹混合的邪惡版。

想起
堆滿暖暖包的晴的大布袋
還有她的na na
醉心布偶技藝的專注的右邊臉龐
打蛋器力度太猛烈讓淡忌廉濺滿一臉一身的我們
笑出一朵朵盛放的薔薇
像蟲爬行的木槺布甸
高低起伏如人生禍福皆有時
甜到吃壞人的brownies
泛著油光亮燦暗黑的房子
在午後
掉在石屎地上包裹臭豆腐的油紙袋
體貼地被偶遇街角的友好拾起
隨手掉進廢紙箱內
這一擲
在寒涼的夜裡
撩起了一圈圈的暖意

銘感,親愛的友人。

無聊小事再兩則

其一:
時間: 早上
地點: 公司Pantry
人物: 不熟稔女同事乙個,Wing獸一件

Wing獸在Pantry切餅,分發木槺硬布甸(冰凍版)給眾人,未幾一女同事進來整理飯盒,開口道:

女同事: 咦~嘩很厲害耶,你自己做嫁?好似好好味咁噃~
Wing獸: 都唔係完全係我自己整囉,朋友操刀嘅,我只係負責打Cream…
女同事: 厲害厲害,的確係入得廚房,出得廳堂呀!
Wing獸: (吓~駛唔駛咁誇張呀?同你唔熟個噃~) 你又知我出得廳堂?
女同事: 唏~咁有樣睇嫁嘛~你個look唔錯丫~
Wing獸: 哦~咁多謝呀~

俾同性讚,其實真係好唔好意思,特別係當自己覺得當日(今日)個look好MK嘅時候…

MK = Mongkok Look


其二:
時間: 午飯後
地點: 回公司的天橋上
人物: IW, IS, Wing獸一件

IW: Winki不如你剪VS o個個頭,你應該襯得起o個個頭,好型嫁~
Wing獸: 吓?!短成咁,又係bob頭,我唔啱個噃…
IS: 咩野頭呀?
IW: 最近VS新出造型嘅其中一個,不過要make-up 先好睇… Winki都成日化妝啦,啱晒啦~
Wing獸: No no, 唔啱我呀~我要做都會女性呀…
IW, IS:異口同聲: 咩係都會女性呀?
Wing獸: 哦~都會女性係咩,你地自由發揮啦…
IW, IS: 噗~(短促一聲笑聲)
十秒後,再一下噗…

BJ 日記Wing獸版

BJ 日記Wing獸版

2005年初,
體重: 11x lbs (仍在增磅中…-_-)
體脂肪: 3x 度 (WARNING!!!)
瘋狂嗜吃指數: 2000%
善解人意度: 0
資產: 0 (只有一大堆別人認為是垃圾我當是寶的東西~)
理想伴侶: 有寶貓的溫柔,阿妹的自我
誡絕以下朋友
(1) 口是心非者 (又要吃又要怨的人, 俗語說:「食得咸魚抵得渴。 」嘛~)
(2) 口沒遮攔者 (指那些隨便將別人的私事主動公告全世界的人)
(3) 舉棋不定者 (一時一樣,讓人無所適從,唉唉唉~!!!)
(4) 虛情假意者 (對別人都是如此,對自己又怎會有兩樣呢?)
目標: (1) 減掉廿磅肥肉, (2)進修, (3)學習特殊技能, (4) 繼續戀物積物
現有資源: 少量無聊時間, 可回收廢人一個 (在我標準來看,我是不折不扣的混帳傢伙…)

未來,仍在期待中…

Sunday, January 16, 2005

提早更年期發噏風唔駛理我

Hmm, 基本上,我唔係一個貪靚嘅人,細個嘅時候頭髮勁厚,好似個罩笠咁,粗框老套眼鏡,面上重有好大粒墨〔提子乾咁大〕...於是好多冇口德嘅人鍾意叫我〔大粒墨〕,〔Anyway,小學生邊會有口德,顧慮咁多野呢?哩個好自然嘅〕重成日有事冇事搵野嚟取笑我一番。



醜其實冇罪嘅,但好多人鍾意恥笑人地樣衰,話人地影響市容,踩人唔駛本,完全係人身攻擊,好無禮好賤格下流。

後來我配咗contact lens,經常去salon整頭髮,脫埋粒墨,上吓化妝班,留意時裝雜誌買下時尚衣物,於是由醜小鴨,變身成為一隻野雁...

好老實講,我從來冇以為自己個樣好掂,因為骨子裡我係醜女,外表嘅改變只係唔想再俾人奚落被人白眼成為別人笑柄;好多人都好膚淺,只注意外表,當然,漂亮嘅事物就梗係吸引啦~但因為人家個look較輸蝕就又踩又彈,點解唔睇清楚自己係咪好完美無瑕啫!

我地當然可以好自由咁對人評頭論足,但至少唔好聒不知恥地公開話人地點醜點核突,講得出哩d說話,個樣得唔得,唔敢講,但可以肯定嘅係,佢個內心,好醜陋。

疼我的人

沒有別的話,只想說,這世上,唯有IW及IY,一直以來真誠待我,容忍我的怪裡怪氣,我的無禮與任性,我的意氣風發,我的種種好的壞的。

她們經常善待我,對我絕對地信任,間或好言相勸,卻從不潛越朋友的本份:不會以長者角色諄諄教誨,也不會干涉我的私事,企圖改變我的想法/做法,即使那些想法/做法她們非常不認同。

她們很照顧我,不會與我斤斤計較,錙銖必較,不像我,時常獨自隱形起來,在自我中沉澱溺浸。

跟她們一起,如沐春風,陽光灑滿一臉一身,那溫暖那時間的沉積,是非常真實的東西。

唯有這真實,讓我安心,是虛幻人生中的甘霖。

謝謝她們縱我寵我。

熱血男兒

作曲:小 豐
作詞:陳少琪
編曲:唐奕聰

舊日我失落透時
惆悵於漫長旅途飽嘗是失意
而你惺惺相惜
容我獲取鬥志
陪我行哭笑共嘗一生的故事
#若是你一日告辭
 無變的萬年友誼依然是真摯
 如有千山千海
 難隔內心暖意
 未管光陰已活埋當天景緻
@相勉勵同心同意
 歡笑落寞歲月中追尋意義
 心裏像狂風狂意
 同渡患難熾熱中熱血日子@#

REPEAT # @

Saturday, January 15, 2005

靈感應

【東方日報專訊】隨學校到內地交流後在深圳離奇失蹤的十五歲中四男生許景霖,前日在廣州被公安尋回。消息透露,男童今次擅自離隊據講是為與ICQ女網友約會,並攜同一千五百元的零用錢,與小女友在內地玩足廿三日,最後被廣州公安認出,才乖乖地向其二叔及父母和盤托出。由於事件早已震驚中港兩地有關執法部門,男童父母昨日竟悄悄赴廣州接回兒子後,才通知香港警方及返港銷案,其後透過立法會議員向外轉述男童失蹤的另一版本,令事件更耐人尋味。

就是次事件,我曾隨意告訴IW,許童必定是離隊會網友,事實証明,果然如我所料。

當然,以此揚言自己很有先知能力的話,怕是夜郎自大,自我膨脹,終被非議;而事實上,靈感的湧現素來很多,這種情況近來更是愈來愈厲害,倏地進佔腦海,自然地從嘴邊溜出來,連思考的過程也被抽掉,好像不是從思索過程中出現的產物,反而是一種突如其來的感應。

曾跟友人到過某某偏遠島嶼,大伙兒離開和暖的室內走到附近的小型公眾碼頭解悶,甫抵達即感到遍體生寒,其後腦中更出現一大批日本軍隊著陸的影像。

有靈能力者曾透露我擁有頗強的感應力,當時我正打算鑽研塔羅牌,並向他請教該如何入手。

此人只道以我如此容易沉迷的本性若進一步接觸研習這類東西,恐會走火入魔作繭自困,而我反正不希望接收太多感應於是也選擇作罷。

最大問題是,當你相信天父聖子聖神主宰一切,卻又容許自己接受世上仍存在著一些神秘力量時,人會非常混亂很複雜無法擁有平靜的心境。

我信人死後靈魂不滅,而可怕的怨念令其變成我們口中的鬼怪。

由於很多人對自身思想控制未能完全駕御,故會心慌會害怕,而令這本來其實最自然不過的事物,變得非常可怕。

我,便是其中一份子,對於突然而來的不好感應,常覺煩厭。

Friday, January 14, 2005

我們

昨夜,我們依舊談笑依然沒節制地吃得很多。

食物還是不太好吃,尚可裹腹,只是苦了牙齒、唾液分秘腺、浮噪的食道與恍惚的胃。

S,坦率直接,間或出現一些惹笑的句子;R,享樂主義,浪漫追逐者;我,抽離安靜,一字一句簡單明快。

偶然相遇的三個個體,不一樣的命運,同樣在人海中,尋覓著似有還無的幸福感覺。

在開懷的笑聲中,繼續承擔著生活的種種,好的壞的,快樂的傷感的,有的沒的...

無聊小事一則

無聊小事一則
時間: 1月7日傍晚時份
地點: 辦公室
人物: 靚姐一個(潑辣型), Wing獸

靚姐突然定神注視剛巧走過的Wing獸…

靚姐: 咦~你d mascara掃得好靚吓喎~

正當Wing獸有點不好意思,連忙推卻否認之時…

靚姐: d眼睫毛十足十曱[ x]腳一樣哇~



Wing獸: -_-

可能解釋:

(1) 如蟑螂腿般長長幼幼的
(2) 如蟑螂腿上之幼毛般濃密
(3) 如蟑螂腿一樣烏黑
(4) …….

無論是善意的還是揶揄的,被比喻成骯髒恐怖的蟑螂,相信沒人能打從心底裡覺得高興吧?

-_-

Thursday, January 13, 2005

All By Myself ~ what I desire

All By Myself
Celine Dion

When I was young
I never needed anyone
And making love was just for fun
Those days are gone
Livin' alone
I think of all the friends I've known
When I dial the telephone
Nobody's home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be
All by myself
Anymore

Hard to be sure
Sometimes I feel so insecure
And loves so distant and obscure
Remains the cure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be
All by myself
Anymore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live
All by myself
Anymore

When I was young
I never needed anyone
Making love was just for fun
Those days are gone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be
All by myself
Anymore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live
Oh
Don't wanna live
By myself, by myself
Anymore
By myself
Anymore
Oh
All by myself
Don't wanna live
I never, never, never
Needed anyone

離題

在指定會面的時間沒看到X,我在人群中找尋著他頎長的身影。

眼神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游移了一會,終於看到那熟悉又帶點陌生的臉。

他,冷外套、恤衫西褲,溫文爾雅的樣子,竟恁地好看;相信以這姿態約會女孩子,成功的機會應該非常高,然而我所認識的他,說怎樣的也不可能這般主動吧?

又或許,真實的他會非常坦率地流露自己的感情,只是我們不太接近,我,才會有這樣的錯覺。

午餐還是未見驚喜,食之無味,唯一有趣的只是我的提問與他的回應。

與人相處,其實真的很難,當你愈重視一個人的時候,如何溝通就更形困難。

客套話不想說,太私人的東西又不好意思詢問,討論民生社會、國家大事、文化藝術、價值觀思考方式...諸如此類的東西,又流於沒話找話說的桎梏。

忘了從何時開始,不再希冀不再許願不再承諾,什麼關係是牢不可破的呢?沒事朋友一大堆,有事的時候按著手電的電話薄,飛快地掠過每一個名字,到最後誰也不想找不想攀談不想訴說,只想靜靜地墜在失落的泥淖中,無聲地慢慢下沉...

熱情與冷漠之間的分界線其實很幼細,很多時或許只是輕輕一躍便從那端轉到這端去,只是那躍升的勇氣,不是人人能擁有即使擁有也可能始終無法踰越那深心處的暗影。

有時候我真的很想好好擁抱一下朋友,用力地親親他們的臉蛋,只是我太害羞也怕被誤解為另一種比真實原意更複雜的東西。

況且,誰稀罕我的擁抱我的吻我發自內心的親切笑容,不想擁有的友誼與感情再也不是無價的東西,價值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有我一個人獨自在傻氣地以為它是世上最珍貴的瑰寶。

我手寫我心,思想混亂行文也開始亂七八糟,一切都有根有據,有因有果,事情不是獨立地存在的。

此刻在回想X的話開始明白他瞭解他多一點點,也羨慕那隱藏在冷靜外表下那熾熱澎湃的情感,如此熱暖彷彿周遭的空氣也被燒熱起來。

面前開始下起毛毛雨。

那是眼角流落的清淚。

揉碎了胡亂拼湊的心。

掃蕩席捲極尋常的夜。

Tuesday, January 11, 2005

BJ日記2

昨晚再看Bridget Jones Diary II,好看,還想一看再看,只嫌Colin Firth的戲份太小,剛看得著迷,轉眼間鏡頭飛移,又回到女主角身上。

Renée Zellweger有非常好看的笑容,純真又活潑,流露著美與善。她因劇裂走動而震盪的胸部則稍嫌難看,豐滿得叫人害怕。

肯如此犧牲自己的美貌與身材,雖說有豐厚酬勞,還不是人人願意接受。

她演活了BJ,讓這個不太漂亮、學識不高、沒多大工作能力的胖女郎,展現出內心深處良善可愛之精神面貌,很讓一眾不為男士賞識的女性鼓舞。

BJ這故事人物的個性真的不賴,率直有趣,偶意語驚四座,讓同伴好生尷尬;然而那真誠不造作之態,卻又可愛得不得了。

如果我是男士,我會喜歡這類女子,多動人,讓人常如沐春風;那份傻氣,惹人發笑,教人無法生氣。


Wing獸加斗蓬,成了Jelly Fish,也是Rachel M.口中,Finding Nemo的小八爪魚。



:)

光影記事之週年聚餐





Conrad Ballroom
Circus Theme
Lion, Crowns, Rabbit Girls, Animals
300 people
200 beauties
Who can still believe herself is pretty
Fabulous, gorgeous, charming ladies
Music, performance, flash light
We have a great great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