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05

New Year Wishes

快到2006年,寫一下新一年的願望,如下:

(1)學好攝影的基本功
(2)添置一部性能卓越的數碼單鏡反光機
(3)買一部超輕的手提電腦
(4)減肥瘦身
(5)嫁人
(6)生小孩子
(7)進修
(8)繼續學習布偶製作及操作表達
(9)拆掉牙箍漂白牙齒
(10)在公司的Annual Dinner中穿大露背裝
(11)學懂節儉,從此不收集玩具
(12)學懂游泳
(13)多做點運動,吃得清淡,鑽研養生之道
(14)學習在做人處事方面更豁達一點
(15)戒掉陋習,學會多點體諒別人
(16)朋友們都生活得幸福愜意,身體健康

...............想到新的願望時再加好了......

註:(5)及(6)可獨立存在,即是生小孩子卻不嫁人亦可,反正也可以拿到產假的。

一門四傑齊賀你

謝謝Edw巧手替我將那四個孩子分別改為寶哥、Wing獸、Keroro軍曹及阿妹!!!

在此再祝大家聖誕快樂,新年進步,有我們Wing氏一家四口的祝福,保證你們夢想成真,喜事重重。Be Happy and Crazy!!!

Sooff奇遇

話說今早跟小欣在Sooff的廣場上相遇,這還是我們首次碰見對方呢!我們談得非常起勁,惹來過路的會員之注意,向我們問好並將我們加入朋友列之中。

我們二人都是沒所謂的人,多交一個朋友也好,於是也有跟新朋友問好,只是其後出現了一個以女孩子形象現身的男子,破壞了我們的興致。

他先是跟我們寒暄,那時我心裡還認定他是女孩子(可見本人思想如何單純),我和小欣邊自顧自地聊天,也回應著身邊的新朋友之提問。其後男子問了一句:Do you have a boy friend?

What? What boy friend? Why ask me?......(又是因衝擊而引起的連聲心之吶喊)

小欣於是發言:點解一大早問埋d咁嘅問題嫁...(大意是這樣,原句忘掉了)
我說:問咁private嘅野...

然後我靈機一動,問他是不是男孩子,結果完全猜中。

被拆穿動機後,此人恐是覺得沒興頭,於是聲稱有要事必須要離去,然後急急腳地開溜了。

說真的,我倒不覺得主動有問題,只是連樣子背景都不知道就漁翁撒網式地交朋友,好像有點不太自然,頗為怪異。

時代雖愈來愈進步,easy come easy go,但自小的家教甚嚴,故此即使看來多趨近時尚,本質上我是頗保守的人。

畢竟,接受程度大不等於會見之於行為,思想開明不代表就會這樣做,這當中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我是非常潔身自愛的,迷亂的情況或曾有過,將來也不一定能加以杜絕及控制得好,只是我就是有那樣的自信,到最後會知所分寸,臨危勒馬。

無他,因為太要面子,對於個人形象恁地重視,故會好好管束自己,不會讓事情發展成一發不可收拾之狀況。

而且,要是能多從別人的角度去想,不利己主義,戒絕會對他人造成傷害之行為,也就能循規蹈矩,不會輕易地造次。

不過說歸說,人是非常複雜的生物,有時候你以為自己掌控了狀況,但事實卻並非這樣,因為人生有太多的意外。沒有人能控制別人的想法及反應,有時候你以為這樣做是最好的,然而到最後卻是最糟的也未可知。

也許是愛睏的關係,開始有點詞不達意,語意不明,寫下這些,因為它們早已在腦袋中存放了不知有多久。

我只是企圖將這些零碎的概念湊合在一起,從而更深入去理解自己的行為之潛藏動機到底是什麼。

以眼還眼

今天去了做顏色護理,髮型師替我用卷髮捧造了一個很Lady的髮型。

然後,不知是不是自己多心,回家時被幾個拖著男朋友的女子怒目相向。

後來回想著,也許是太Lady的樣子予同性不好的印象吧!我看來或是非常作狀也不定,只是心裡並沒有這樣的想法喇~

怎樣也好,既不相識也就無仇無怨,剛好今天髮型師說我精神很好狀態大勇,而且樣子很詳和,也就不跟她們計較那麼多。

換作是平日,相信我早已還以厲眼了,眼神交流中也可能會拼出火花吧?!

我也不是好惹的,惡狠狠是我的本性囉~

 
 Posted by Picasa

Thursday, December 29, 2005

娜娜Wing

近日不只聽過一次,身邊的友人都異口同聲地說:「咦?你的打扮很像娜娜呢!」

心想,娜娜,是早前那部電影〔Nana]的角色嗎?所指的應該不是那個搖滾歌手Nana吧?

對於另一個娜娜,我並沒有太大的感覺,而且嚴格來說是有點反感。這可能是由於她以追逐愛情作為自己的理想吧?我是有點偏見,認為女子該獨立一點,理想必須宏大些,最好像男子一樣頂天立地,擁有完美的人格是最好不過的。

當然,就像大多數的人一般,我有太多的缺點,心中有太多疙瘩與瘡疤,頭腦或許也有那麼丁點的問題,終日盡是想著些古怪的事情。

想起小時候個性很強,非常固執,愛鬧蠻扭,倔強得寧願挨打,也不肯乖乖就範。要是當時能世故一些,懂甜言蜜語哄大人的話,不知能躲過多少皮肉之苦。

然而已發生的事是不能改變的,正好凡事也不可重來,我才可以安穩地生活著,否則要倒退回去那段莽撞的日子,真是要了我的命呀!

-------------------------------

以上是昨天有感而發的想法,今早看徐玫怡與張妙如合撰的〔交換日記〕,又有另一番之領悟......

她們透過日記來分享生活瑣事及感受,也討論人生的問題及個人之見解,我一直都有追看(因為實在是太期待新作之出版),對她們所思所想也甚為認同。

妙如說起那套名為〔白色巨塔〕的日本電視劇集時,這樣寫道:「如果你要從「人性鬥爭」的角度看,里見當然就不夠精彩,讓人失望,你當然會對里見有「自己的要求」,就像我們希望人生是勇於奮鬥、生命是要為「某些重要的東西」而付出奉獻,因為我們總認為那樣,才叫有價值。可是因為追求那些東西(就像財前一樣),很容易讓我們忘記或不在乎「生命本身的價值」!這種功利掛帥的社會,太多人已經忘記生命本身有什麼價值了,好像不闖出個什麼,單單活著,就是失敗。其實,真是這樣嗎?」

也許,這樣的言論會被努力以赴、對自己的人生非常有規劃的人,以為是逃避現實的人自我哄騙的謊言,各人頭上一片天,人的未來,總是得由自己開創及由其人承擔一切的結果。別的人,即使非常親密,也不過是在豐富自己的生命,給予一些提示罷了(註:我這裡所指的,並非言語上流於表面的事情,而是我們透過這個人,及相互間之互動,認清一些事情及該事物之真貌)。

人生的取向沒有對錯之分,各人都是按照自己的需要來活出自己的人生(無論是很自覺性地在做著或是非常隨意地甚至是漫不經心),所以對於那些過於積極地給予朋友所謂人生建議的人,我是非常厭惡的。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同樣地,你認為是好的選擇,到最後是否必定能令聽取的友人得到好處呢?亦或是掉進痛苦的深淵?

每個人都應有自由的意志,想干擾別人的選擇的人,即使是出於好意,也會有〔好心做壞事〕的機會。

那麼我們是否要體諒朋友的好意呢?我認為不,因為用〔一片好心〕來干涉別人的事情,始終是一種帶有操控意識之事情,凡是出於情感的東西,到最終會偏離義理。

當然,那只是從極端的角度去分析,說不準的,只是個人的看法,與人無關。

Tuesday, December 27, 2005

雪人的擁抱

我跟雪人寒暄:「你冷嗎?」
雪人對於我的問題略感錯愕,良久才回應道:「不冷,我還在害怕人們的熱情會將我溶化掉呢!」
然後我望著自己的腳尖,直至雪人再次開口跟我說話......
「我能感受到你那顆熱暖的心啊!怎麼你總是喜歡給人冷冷的感覺呢?」
我轉動著眼珠子,用滿有幹勁的聲音回答:「哈,那是因為我很喜歡你,不想你被溶化掉嘛!」
雪人對於我的答覆表示強烈的狐疑,但它並不打算拆穿我的謊言,於是我們在熙來攘往的廣場中親切地擁抱在一起。
直至我的淚水滴落到雪人的身上,因為寒冷而結成一條冰的小溪,而遊人的歡樂笑聲,在這時空中一直盤桓著,久久不滅.....

中國神功

中國功夫醒
中國功夫勁
這個是刀劈肚腹,如有心臟病或膽小者,請勿觀看。




中國有神功,好!

中国功夫 作曲:伍嘉冀 作詩:宋小明

臥似一張弓 站似一棵松 不動不揺坐如鐘
走路一陣風 南拳和北腿 少林武当功
太极八卦連環掌 中華有神功 棍掃一大片
槍挑一条線 身軽好似云中燕 豪气冲云天
外練筋骨皮 内練一口气 剛柔并済不低頭 (我們)心中有天地
清風剣在手 双刀就看走 行家功夫一出手 就知道有没有
手是两扇門 脚下是一条根 四方水土養育了 (我們)中華武術魂
東方一条龍 儿女似英雄 天高地遠八面風 中華有神功




北京之旅中,曾看了兩次武術表演,那些被瑤瑤認定是神打,而我力證是氣硬功的功夫確實是很讚,尤其是表演者那些事前的架式,莫不讓我們大開眼界,不停地哇哇哇〔慘?〕大叫......

瑤瑤邊看邊提心吊膽邊躲藏,聲勢十足,不細意留心還以為是台下小擁躉之激讚吶喊聲呢!我也是看得目定口呆,心想能不能〔回水〕讓我看那些轉碟騎椅子之類的表演。

由於此曲氣勢十足,在在喚醒我們中華武功之,中華兒女熱血最,於是,人生中所有的困境及苦楚,又算是什麼呢?攀爬長城時,我的腦海被這首歌曲佔據著,即時氣聚全身,渾身是勁!

好!中華武功確係勁!

由是,此曲成為了我們的團歌,每次聽到都喚起了這次北京之旅的愉快回憶囉~

特別鳴謝吉蒂找來的歌詞及阿Man的mp3檔案。:)

Monday, December 26, 2005

海記掠影

海記=海洋公園


愈兇猛的野獸,我愈是喜歡,因為兒時是〔男仔頭〕、〔野孩子〕囉~


可愛的發泡膠雪人


聖誕樹


踩高蹺的聖誕小丑?老人?


巨大的可口可樂樽dummy




My dear 契daugther


海記招牌cable cars

Sunday, December 25, 2005

聖誕節做老襯

今天,聖誕節,海洋公園,聖誕全城ho ho ho,人出人海,〔冇啖好食〕,等都等到我想死。




真雪屋,僅是准予逗留10分鐘,輪候時間是45分鐘。-_-




所謂雪屋,不過是在一個Marquee內,放了幾個發泡膠雪人或卡通公仔、幾棵聖誕樹、一座硬膠造的雪洞、地上一堆被無數遊人踐踏而變得極其污黑骯髒的雪塊,呀,對了,最大賣點是,有一個作精靈打扮、其人也似是甚為精靈的女孩子,跟遊人拍照留念,以分散各人對雪屋設備及佈置之注意。








也許以批判的眼光去看待是不適當的,但企業搞這類活動,在宣傳上誇大失實,就是不對。既做了老襯,也要伸張正義,將事實披露之!

聞說場內會不時噴出真雪,令遊人猶如置身雪地般,感受那白色聖誕之喜悅;然而經過查驗,那些不過是化學泡沫,絕對不是雪花,幸好也不是肥皂泡沫,否則要走避也嫌煩累。




場內遊人多得呈水洩不通之勢,輪候各大小機動遊戲,約需時1個小時。若想購買食物,只要望見那條人龍,恐怕已將你嚇怕;就連麥當努快餐,隊尾也需費時良久才可找到(由平地到山腳下)。



內心之吶喊:隊尾啊!你到底在何方呢?


同行友人譚美說,連玩那些投擲遊戲也得輪候,遊人多得令人吃驚。



只見大少及帕姬為了吃一碗叉燒拉麵,花了1個小時的時間去輪候,而且輪候購票跟輪候食物的隊伍都很長,二人分頭行事,方能縮短總輪候時間。(要是1個人的話,就必需先輪候購票,方能再輪候領取食物囉~) 



在這裡,想擁有一碗叉燒拉麵似是奢侈的願望......


事非得已,隨手找來拉麵紙箱當椅子坐,聊勝於無。

飢腸轆轆的我,啃了幾塊自己帶來當零食的Oreo餅乾,排了接近1小時的隊,買了香芋軟雪糕充飢,一字記之曰〔慘〕!對我來說,用〔慘絕人寰〕來形容這遭遇也不為過,因為輪候的時間太長,令人非常的疲累。


輪候買雪糕期間,前面的人海洶湧。

在海洋公園的網站內,對於那巨型滑泡圈遊樂設施有以下之宣傳語句:

『走進這富動感的真雪樂園,尖叫、刺激、和歡樂指數都會直線上升!你只要坐上巨型滑泡圈,從5米高的真雪台極速滑下,便可親身體會「泡」世歡騰的感受!』

實情是,搭起的高台上並沒有所謂的真雪,因為在氣溫高達20度或以上的室外,加上那和暖的陽光之照射,除了上帝以外,恐怕無人能有如此能力,能令雪不溶化。

說句實話,鋪上藍色膠墊的傾斜高台,坐在大水泡上的成人和兒童,從5米的高度滑下來,那一刻總是會有「尖叫、刺激、和歡樂」的,但跟宣傳照片相比,那環境氣氛卻完全不一樣,似有欺騙之嫌。

實在沒能耐耗下去了,連海濤館也人頭湧湧,預計需時2個小時方可進入館內......

〔唔走等幾時?嗱嗱聲坐車走人,回頭是岸嘛~〕





整天戴著新買的Anna Sui太陽眼鏡,因為要〔現〕一下囉~

Saturday, December 24, 2005

Merry Christmas!!! To all Bloggers

Wish you have a happy Christmas!

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磁石效應,屢創〔佳績〕

弟跟我提起L君,說是在街上碰見他及其女友,只見他比從前益發地胖了,少了那份輕佻,多了幾分穩重。

我說,那不是很好嗎?然後還是忍不住追問他身旁的女子之容貌及打扮如何。

過去的人與事其實也不應再多想,只是人的好奇心是非常旺盛的,加上偶然會從L君的妹妹口中聽到有關他的近況,碰巧分手以後他又高調地帶同女朋友在我面前〔曬幸福〕,如此種種的因與果,也許在時間的沉澱下便自然地發展成丁點的恨意也未可知。

當然,這也只是我的推想罷了,事實到底是怎樣,即使連我這個當事人也不太清楚,因為人的思想是非常複雜的東西,試問世上又有幾人能自信地說非常明白自己呢?由是我也不太窮精力去探求內心真正的想法為何。

剛認識L君時,他曾用非常肯定的眼神發表他對愛情的偉論。他說:女朋友是要用心對待、好好呵護愛錫的;即使成為夫婦以後,也要像當初追求她時那麼痛錫她,要永遠保持著追求時候的熱忱......

當下我心中暗付道:此人是否有點誇大其詞,言過其實呢?後來發展下去,大家從朋友變成了情人,再演變成怨侶,不諱言我曾經非常痛恨他;因為要不是他患上人格分裂症,就是素來便有信口開河的惡習,否則不會這麼過份,言行不一致,說與做前後相悖,平白讓我在招惹無賴這項特殊技能上再創另一〔佳績〕。

據我數年來的深入觀察及瞭解,他要的,與其說是一個像樣的女朋友,倒不如說是AV女郎、吹氣娃娃、〔阿四〕、侍婢,甚至是奴隸也可以。在我依稀的印象中,並沒有任何丁點甜蜜快樂之回憶,多的是呼喝與謾罵,庸俗與變態,然而在這麼惡劣且看不見一點曙光的情況下,我跟他的關係還是維持了數年之久。

如果硬要針對此事分析其原因的話,那恐怕是個人對自身的一種自我虐待之方式,因為對自己懷有某種惡意,剛好碰上表現這種惡意的機會,於是便盡情地將自己推向痛苦的深淵。

不過就正如先前所說般,那不過是我的臆測罷了,真相是無法輕而易舉地揭示出來的,而我也懶得去深究它。

前兩天L君的妹妹致電給我,提起她哥的近況,說他透露正在交往中的女友外型跟我很相像,這時弟弟對此女子的形容剛好在腦海中閃過:「短髮,身型略胖,穿著像時下的屋村〔師奶〕一樣。」我當下的反應是,oh no!我=屋村師奶,不會吧?!我充其量也不過是個開始色相衰敗的女子罷了,怎樣也無法跟養尊處優的師奶相提並論啦!(此話只是打個比喻,並無誹謗師奶之意)

妹妹似在有意無意間暗示些什麼,然而我實在沒有勁兒去作出她所期待的回應,於是只輕輕地將話題帶過,並表示這樣於他而言也是件好事,至少他比從前謙遜,跟女友也相處融洽;畢竟,有個伴兒總好過形單隻影。

只是,我還是不禁會懷疑,他真的改變了嗎?不然這世上恐怕又增添一個受害者。

朋友及家人都認為我在這段關係中觸了大霉頭,然而在情感上,我是全然的抽離,故此並沒有強烈的感覺。這點的確是很奇怪的,只是我不能將受傷害的感覺強行加諸在自己身上,我所擁有的,僅是對他的厭惡感,及對自己的漠然感到些許的無所適從。

我真希望自己可以正常一些,就這事覺得自己很不幸及難過,然而多年以後,復又想起之時,仍然僅有那對自己無動於衷的疑惑及不可思議。

或許這樣的結局更帶著可悲的色彩也未可知,當什麼都不剩下之時,人所僅有的,不過是一堆皮肉與血水、複雜的思想及走向滅亡的快感。

倒楣事件薄

於我而言,昨天可說是非常倒楣的一天:

(1) 早上起來隨即上網,發現無法啟動電腦,試了老半天仍不果,含恨而離家上班去。:(
(2) 走到街上方發現自己穿了過多的衣服,結果整天在冒汗,困擾非常。:(
(3) 中午過後左邊的牙肉腫脹發炎,及後發現上顎的犬齒因橡皮圈的過度拉扯而作45度轉位,左邊的甚至被強扯致向橫,慘不忍睹。至晚上仍覺麻痺及疼痛不已(交叉侵襲)。:(
(4) 電腦像死了般依舊無法啟動,罷了,拿出包裝紙來包裝聖誕禮物好了。結果花去了兩個多少時仍未完成包裝,欲罷不能,只得硬著頭皮繼續當工廠女工。:(
(5) 不巧貓大哥貓大姐又在投訴伙食不足,在我面前(早已躍上枱面管你張三還是李四)擾攘良久方倖倖然而離去。:(
(6) 十一時多才醒覺到必須沐浴就寢,扭開水龍頭,只見流水斷斷續續水量不足,方記起晚上十一時後將會暫停食水供應至明早八點鐘。於是我只得帶著骯髒的身體去睡。:(
(7) 睡前發現友人的SMS提示,告知在Sooff家中種植的聖誕樹快枯死:(,於是趕忙向小欣求助。在此謝過小欣之仗義幫忙。:)

就這樣,過了不大如意的一天......

Monday, December 19, 2005

北京遊-第一天

全團人數才不過十二人,所坐的旅遊車屬大型那種,所以每個人可獨享兩個座位,非常棒!


甫下機,蠻有精神的樣子


一光一暗的比照


熱鬧的Food Court,食物款式很多,價錢非常便宜,而且味道也很不錯。


團友買的餃子,才不過十元。




對於這個商場已非常熟悉,前兩年才跟媽及其朋友到過這裡。這裡所售賣的東西,以香港人的標準來說,算是次等的物品,跟廟街所賣的所差無幾。


再次踏足天壇公園,想起某年曾獨自一人在這裡逛了半天,其後寂寞襲來,未及細看便匆忙地離去......


大家懷疑這個牌子所顯示的溫度或有錯誤,不然大家不會感到這麼冷,不停地在顫抖。


戴了帽子樣子有點像愛斯基摩人




年月所遺留下來的痕跡





晚上看老北京雜技表演,老師傅先後表演很多讓人嘩然的危險項目:刀劈腹部、運氣弄斷綑在身上的鐵鍊,吞劍,吞鐵球,鐵釘插入鼻孔內再拔出來......

身旁的瑤瑤一直不敢觀看,加上她表情多多,說話惹笑生鬼,讓我笑不攏嘴,頓時緩和了緊張的氣氛。

她說:看表演看得這麼驚恐,簡直是[貼錢買難受]囉.......




晚餐吃涮羊肉,然而用的不是傳統的氣鍋,而是大家樂的[一哥火煱]所用的小鍋子,風味遂即時減半;醬料方面,用來醮著餸料吃的麻油醬亦被換成海鮮醬油,令這傳統老北京名菜全然地失色,心中不禁有些許的失望。

羊肉沒有羊肉的味道,有點像牛肉,對於不吃羊的人來說雖較易入口,但這也正是其最大的缺點。

我們十一個人(有一位團友於當日下午起便一直離團,因她早已約好了這邊的朋友),不知是否因為天氣太冷而耗掉太多的能量,大家胃口好得令人吃驚。眼前的食物轉瞬間便被我們擺平,肚子彷彿穿了個大洞,吃進肚裡的食物都失去了影蹤。

只見我們不停地叫店員加菜,食量是其他數枱的食客之總和。瑤瑤打趣地說:老闆因為我們都要蝕本喇~

難怪後來先後來了很多人,包括老闆、廚子及其他店員,他們都想看看是什麼人,想一睹我們的風采囉~


酒店位於郊區,從市中心到這裡大概需要一個小時,規模跟環境和香港的黃金海岸酒店類同,房間非常舒適。


非常喜歡這個塑像,覺得它很漂亮呢!遲些時候我也要用紙黏土捏造一個類似的。

造一男一女湊夠一對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