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1, 2005

My 100% Handmade Silver Accessories



Topic: Infant


Topic: Nil



Topic: A warmth hug
Reverse meaning: Protective & defensive

Tuesday, March 29, 2005

某些關於我的事情

{關於寫作}

對自己的作文之評價是〔文字流暢,感情真摰〕,這是當我還是初中生時,作文科老師為我的文章所下的評語。

我不愛玩弄文字,所寫的都是隨心而發,沒矯揉造作,也不刻意借題發揮。即使是寫故事,也是突如其來的心血來潮,甚少圍著題目來建構任何東西。

多寫多看對寫作確有幫助,但我認為文章最重要的是訊息及概念的傳達,沒有核心(真實的感情),等同一大堆電腦密碼,功能上或有用處但於心靈上卻毫無助益。

我不懂艱深的道理,也從不認為自己所知所理解的比別人多,有時候看到別人對時事政治有感之文章時,除了訝異於別人的文采,讚嘆人家的精闢見解外,我還是依舊老樣子地繼續以自己的方法學習及表達感受。

沒錯,我或許只是隻井底之蛙,目不識丁,卻時常因為別人的稱讚而沾沾自喜。但這些都不打緊,最重要是我時刻反省,明白自己的不足之處,願意虛心學習,努力改進。

我覺得文字的力量是很巨大的,即使不是職業作家,對於自己所寫的東西,也必須要很謹慎小心處理之。

隨便說些任性的話很容易,但看的人卻因此而受影響,甚至造成思想上的巨大傾覆,那麼,寫的人便是誤用文字荼毒眾生。

〔文以載道〕,也要看是正道還是歪理。

{關於攝影}

未必擁有攝影藝術的天份,但我喜歡拍照,對於自拍已滿有信心,經常可拍到非常滿意的照片。

透過光影交疊的過程,影像被貫以另一種元素,那是實體所具備卻未能完全在現實中展現的東西。說得有點玄,但是若認真細心地去感受的話,不難發現這點。

沒有所謂最好的文章,也沒有所謂最佳的攝影方法,沒有東西是可以獲得全世界人所認同的,而且也不需要如此。不同的想法,不一樣的表達手法,存著差異的拍攝技巧,有時候滿帶缺憾的照片,也有強烈震懾心靈之處。這就是以lomo相機隨意拍攝景象的概念所在。

自從多了拍照以後,我開始嘗試用不同角度獵取景物的姿態,從高,低,偏左,偏右,90度角,75度角,30度角...甚至不看鏡頭隨便將相機提高拍攝,得出來的效果可以非常特別,予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這引申出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看物件(objects, including human),從來只看到它/他/她的某部份,因著我們和物件構成的角度,我們看到的其實非常少。

雖然不至於像看到繩子便認為是大蛇那個程度,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我們對事物之認識其實少得可憐。

於是我不選取專業角度,我用自己的眼睛和感覺,去接觸事物,去用心認識它/他們。

噢!原來C的頭顱形狀很漂亮,G的耳背線條很美,寶哥的小手很胖但白毛都是順向如被染白的麥穗般亮麗動人。

(待續...)

Monday, March 28, 2005

Macau's Trip Day 1

25日的早上,我們像小學生到戶外旅行般,帶著興奮的心情齊集上環信德中心的港澳碼頭,有說有笑地步上turbo jet。

瑤瑤早已預訂了位於澳門旅遊塔60樓的旋轉餐廳之位子,到達後我們買了套票,只需支付港幣$213,除了享用質素與價錢相宜的自助餐以外,更可在室內觀光主層遊覽。

抵達後我們在與旅遊塔毗連的商場蹓躂,在珠寶店與水晶店中間的巧克力/麵包店看到五層高的chocolate fountain,巧克力的濃香撲鼻而來,肚子頓時呱呱作響起來。

哎呀!自助餐還要二十分鐘才開始呀!於是大伙兒走到旅遊塔的周邊地方拍照。嬉嬉哈哈的燃燒了那段空檔。


店的櫥窗,很漂亮的復活節裝飾。


午膳時我們在討論著,小時候可以吃很多,大部份東西也覺得非常美味,吃自助餐永遠非要吃到快撐破肚皮也不肯甘休。

年長了食量下降,加上容易吃到好吃的東西,所以對食物的瘋狂程度也減弱了。淺斟細嘗,輕鬆無拘束地享用美食及享受那環境氣氛,反是現在我們最注重的地方。






甜品不過不失,但懷念Grand Hyatt的dessert buffet。Cova的或許更捧,但我這個懶人鮮少主動去吃甜品自助餐的,近年來對甜點的熱情度驟減,如非朋友提議去吃,也許終我一生也未必會嘗過Cova的dessert buffet吧!

只吃過Cova的Tiramisu,沒什特別之處;而著名的Sabatini Ristorante Italiano 的Tiramisu,也未有讓我想一吃再吃。

飯後到觀光主層參觀,隨便snapshot一下。


Feet



Me - bird's view

這幾天碰巧體內過多毒素而生了唇瘡,上唇腫了個大膿包,難看死了!


我最恐怖的樣子


我們為了拍攝到那種巍峨高聳的感覺,於是不惜躺臥在玻璃地板上,不停地調整姿勢,拍攝者同樣馬不停蹄地轉換取景角度,以求拍出最佳之照片。

K的表現手法最佳,我的姿勢則被瑤瑤取笑像那些拍裸體照片的女郎般徹底與豪放。


花幾塊錢可以拍一張明信片相,於是眾人鬧哄哄地開心拍照。

其間因未有閱讀清楚指示,大家都礙於時間的規限而緊張得不得了,你言我語的不禁嗓門也扯大了,卻沒發覺我們早已成為旁人的焦點所在。(Anyways, who cares? )

明信片可選澳門名勝景觀作背景,正當我們遲疑著相框為何放在不合稱之位置時,皇上以一隻手指觸著營幕將相框推到頂部去,K即使興奮地大叫說:Oh! Magic finger!

於是大伙又笑過不停,笑得眼淚也快溢出來了。

離開旅遊塔我們乘計程車到氹仔的大利來餐廳吃著名的豬扒包。看見那長長的人龍與人潮,差點就想放棄了,後來K從剛在餐廳內吃著東西的朋友口中得知那是排隊買外賣的隊伍,而瑤瑤說豬扒多士也不錯,於是我們便找位置坐下來吃豬扒多士及喝奶茶。



人潮如鯽,聽說要等候一個鐘頭才可買到豬扒包呢!


非賭神背影,店主之背影也。其正面可參考那彩色招牌。


豬扒多士夠大件


粉綠色樓房




又吃了,著名大菜糕,阿打很厲害,一吃便知道內裡加了香草油。
 

阿打介紹的店舖,聽阿打說那裡的炒米餅比起其他有名店子更捧


街景


看見馬路另一邊的某間店子堆滿人,脆脆眼利看到是售賣葡撻的店舖,於是眾人一擁上前,又飽食一頓。

K常強調Restaurante Fernando的麵包很好吃,如頭顱般大(事實証明那是初生嬰兒的頭顱大小),說甚麼的也必定要前往晚膳。

瑤瑤也說那裡的紅酒很便宜好喝,於是我們坐公車到黑沙晚膳。

要吃好的東西自然要付出代價,我們在餐廳的花園坐了個多小時,沒邊際地閒聊了很久,才終於被分配到坐位。

我們叫了紅酒,咖哩蟹,炒蜆,雜菜炒馬介休,加上兩籃子的麵包,酒醉飯足,然後再乘公車到金沙娛樂場見識一下。


開動了...

Thursday, March 24, 2005

通告

版主於明天起連續兩天出遊馬交,早船去晚船返,吃喝玩樂,不亦樂乎。

雖不至於酒池肉林,徹夜笙歌,但預算消費會明顯促進澳門之經濟,錢大都用在吃喝方面。

得瑤瑤週密之安排,我們會到澳門旅遊塔內之旋轉餐廳吃自助餐,大快朵頤。

然後逛逛新建之賭場,觀摩之餘或會略顯身手。

葡國菜當然不能錯過,吃那有名的店子,嚼巨大香脆之新鮮麵包,喝好喝的紅酒。

生活享受,莫過於此。

誰不懂花錢?但錢要花得好,卻是很大的學問。

如此良辰美景,有好友相伴一起找樂子,實是最幸福不過。

某某先生,這則是炫耀式通告,說明我的朋友待我多好,因為她們我感到非常幸福。

那是被重視被信賴的幸福感覺。

Wednesday, March 23, 2005

草根式消費

昨晚在十元店的收獲:

實用膠箱



鮮綠色可入微波爐飯盒


搞鬼海棉擦


可愛小熊電話繩



另,Sonia特別為我親手製作的項鍊








Thanks dear Sonia! =D

Tuesday, March 22, 2005

HAPPY~

上週替某產品做了問卷調查,今天得到三張星巴克現金券跟三支大枝庄牙膏。

下午收到電郵要求再參與第二重的產品問卷調查,稍後再獲三張星巴克現金券。

六張現金券足夠跟tea friends喝一頓咖啡了,稍後電郵給他們來個星巴克聚會囉~

昨晚睡得遲,今天沒精打采的,幸好下午親愛的I速遞了數粒DHA膠囊給我,頓時精神百倍,渾身是勁呀~=)

跟I在電話中你儂我儂的,然後I說很嘔心,因為兩個女子沒什麼情可談囉~當然有另類性向則另當別論。

想看東宮西宮新劇,恰巧老闆買飯回來時在街上拿了一張小冊子給我。事前並未向她透露,她只是記起我愛看話劇,剛碰到有人在街上派發,於是順手拿了給我。

很巧呀! =D

晚上跟Sonia吃飯,看到街上的宣傳橫額,於是走到在旺角彌敦道的Moment Cafe去。



店在十四樓,電梯只到達十三樓,這讓我想起哈利波特的特別月台。

工程還在進行中,店內已裝修好,裝潢蠻不錯的,予人非常舒適的感覺。

雖沒有美麗海景,但由於位置高的關係,很有居高臨下的感覺;附近的樓宇很低,窗外顯得空曠,沒有一般上樓店子的擠壓感。

開放式廚房,最大的缺點是抽煙裝置不佳,油煙味太大,直沁入衣服與肺部。

離去時就像上了一堂家政課,渾身油煙味。

食物味道還可以,豬頸肉鮮嫩肥美,肉眼扒則先天不足,太韌,害我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將牛扒切成小塊。

餐湯很不錯,以小杯子盛之,蠻適合食糧少的女性。

未有試甜品,但賣相頗佳,下次有機會要一試。

那裡有供應特色咖啡,我和Sonia叫了相同的香蕉咖啡,咦~味道真不賴,蕉味濃郁,跟咖啡很搭配。

價錢不算便宜,晚餐的套餐要八十多元,不包任何飲料。

每人花了百多元吃這餐飯,不算朱門酒肉臭吧?

整體來說店子很不錯,只是比起一般樓上cafe昂貴些許。

飯後本打算各自回家,然而我眼利看到吉之島十元店,於是我們二話不說,怎樣也要一逛之。

看到美輪美奐,小巧精緻的產品,簡直是樂透了。於是我們像極了從鄉村走到大城市的村姑,嬉嬉哈哈地邊逛邊就物品的外觀與功能作出評論。

熱鬧地逛到店打烊,我們才高高興興地離去。

Sonia說,今天真好,她找了很久也找不著的物品都紛紛出現眼前。

我說,當然啦!因為獅子座人跟水瓶座人一起是super lucky嘛!

Monday, March 21, 2005

心情轉錄

最佳位置

曲: 馮穎琪 詞: 黃偉文

我也數過 排著隊等討好你有幾個
還未有新空缺 來容納我
正選只得一個 後選經已太多
我細心想過 停在今天這一處也不錯
越過知己的親密 然而未有擁吻過
共你這麼的曖昧 已得到甚多

* 無論你喜歡誰 請你記住留下給我這位置
時常在內心一隅 空出幾寸為我堅持
同度半生 亦有張椅子 是否愛還是其次
只想你依然 亦想得起我不是 任你處置
女友一走過 鄰坐空位都可以坐一坐
若你珍惜我 不如從來沒有愛戀過
互有好感的尊重 更加可貴麼

Repeat *

比不上戀人 但廝守一輩子無論你喜歡誰
請你繼續留下身邊這個位置 時常在內心一隅
剩低幾寸 留給這女子 誰共你好 都不礙事
我都會衷心支持 未必所有關係 亦受得起刺激
但我可以 虔誠地 熱戀一輩子
共你也許 真的不容易
喜歡你 最好不要講 安守這位置

眼火爆

以下文章除了用口語寫以外,好難表達倒我嘅憤慨…

公司個女厠衛生情況非常惡劣,好多時比起公厠仲要污糟數十倍,所以話人不可貌相,四四正正,好人好姐,所謂企業菁英,但個人衛生就好那個,連基本做人嘅公德心都欠奉。

遍地黃金、風雨飄搖之餘,好多時仲會上演血染的風采,恐怖程度直迫[見鬼]。

有d人唔鍾意坐馬桶,於是要凌空撒尿,本來咁都唔係大問題,但衰就衰在佢地不知檢點,亂噴一通,攪到d地方濕濕臭臭,引來大細小強肆虐。

假日返公司,成地厠紙,地下爬滿唔同種類嘅小強,交頭接耳,厠格頓時成為[小強界]嘅樂土。可憐我要左右走避,先免於染指倒佢地......

同幾位同事講起哩件事,大家都義憤填膺,覺得d人實在過份,罔顧公眾衛生。

自己0係屋企都唔會立亂整污糟d地方啦,咁點解唔可以企理d,保持地方清潔啫?!

已所不欲,勿施於人,自己將心比心,都唔想一入到厠所會嚇餐死,要即刻彈返出嚟啦! (有時撞啱食晏前如厠,見倒滿目瘡痍,真係連胃口都冇埋...)

最近F圖文並茂,拍低厠所嘅實況,標題是:

請自重,勿隨處撒尿。

好唔客氣講句,o係冇特別原因之下隨處撒尿,其人與禽獸無異。

花卉展純影集








動物












餘慶,多謝黃老闆 =)

愛一個人

某年夏天,跟他相遇相知
夏過去了,只記得此闕歌
當時一直在耳畔纏繞不去...


愛一個人 李克勤、陳慧琳

作曲:陳輝陽
作詞:林夕

李:她間中吻下去便沉睡
  她也許不只一個伴侶
  我受氣不駁嘴 也被懷疑在騙她眼淚

陳:他口中有夢想不去追
  他最懂得努力吃喝後沉睡
  橫蠻但卻恐懼 被閒話

合:我們欠登對

陳:但眼見你責怪她的眼神 

合:流露笑容 對不對

合:當真正願意愛一個人 沒法再愛更需要恨
  要奮不顧身繼續遺憾 誰計較有沒有開過心
  當不計代價愛一個人 大概我也免不了私心
  痛苦使我興奮 連錯愛都吸引 亦顯得我神聖犧牲作陪襯
  曾開了一半口 去問我受夠沒有 然後卻不信還可更難受
  曾經我伸過手 卻又毫無力氣走 怎能夠 愛過了之後 令恨也不留

李:不愛她說下去亦無味
  肯愛她不太需要道理

陳:愛下去不怕死放任其實亦也因自卑

合:當真正願意愛一個人 沒法再愛更需要恨
  要奮不顧身繼續遺憾 誰有錯 錯極也不扣分
  當不計代價愛一個人 大概我也免不了私心
  痛苦使我興奮 連錯愛都吸引 亦顯得我神聖犧牲作陪襯

李:曾開了一半口 卻又怕未算受夠 然後 期待著然後

陳:誰知我鬆了手 縱是毫無力氣走 不用怕 再愛過之後 

合:太多記憶太少淚要流

Sunday, March 20, 2005

愛是不保留

早上醒過來,從收音機中聽到最美妙的樂章,最讓人感動,發人深省的故事。

塵俗的愛只在乎曾擁有,
一刻燦爛便要走!
而我卻確信愛是恆久,
碰到了你已無別求;
無從解釋、不可說明的愛,
千秋過後仍長存不朽!!

惟求奉上生命全歸主所有,
要將一切盡獻於我主的手;
我已決定今生再沒所求,
惟望得主稱讚已足夠!

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遠,及世之世,亞孟!

  • http://www.komusic.net/eric/mysong_loveis.htm?
  • Saturday, March 19, 2005

    又是想當年

    又是想當年...

    憶起初進公司時,部門總經理是典型美國女性,親切熱情。

    那時候我還是個吾下阿蒙,目不識丁,於是對她的話確信無誤。

    她說短頭髮的女子給人較專業的感覺,於是我二話不說即刻剪了個短髮,翌日回到公司還特意走到她跟前來展示自己的新形象。

    "Oh! You have your hair cut.Great! Excellent! Now you look more professional...Good!Very good."

    文字很難表達語氣及展現人物的感情,她說此話時像極了舞台演員。

    說真的至今我還是很感激她,因為是她聘請了我,如果沒有她便沒有今天的我,要不是進了這間公司,我的眼界不會大開,生命也不會如此精彩。

    她還教我要active listening, 那就是在聽完別人的話以後,restate his/her conversation。

    那時候同事們都很好玩,午飯及tea break的時間還不夠我們瞎扯嬉笑,於是放工後又去喝酒,再到時代廣場的[飯堂]晚膳。

    那[飯堂]至今仍在,上海菜館子,價錢合理,曾經一度我們將那裡變成每晚必去的地方,而如今即使是自己和朋友,也不會想到可以到那裡進膳。

    都是那些日子...

    也許是那時候玩得太多,吃得太好,於是開始厭倦那樣的生活模式。

    到酒店喝酒是好,但多了便覺話題乏味,自身非常庸俗。

    只追求形式忽略了本質其實是種沉淪,因為那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而在營營役役地經營著這個幻象時,青春便在不經不覺中溜竄。

    冰釋前嫌續篇

    這晚相聚,真的是前嫌盡釋,好幾次想擁抱著友人,認真地再道歉,然而自知眼淺,遲疑間錯失了適當時機。

    不經不覺兩年又過去了,人生滿載遺憾,將來仍會不斷增多吧?

    然後我想起自己初進公司時跟她們一起經歷過的時光...

    我哀

    此刻的我非常混亂,不是因為酒精的關係,而是開始發現自己的堅強快將崩潰。

    過去構成我這個人的所有東西,包括價值觀、思考模式以至於心理素質,一切都變得很不實在,彷彿吹彈即破。

    請勿誤會我受了甚麼重大的刺激,才會有這樣摧毀性的劇變,因為我只是喝了數杯啤酒,而且份量不足以讓我失去理性。

    因為一些很小的契機(其實只是聽著朋友們在唱那幾闕歌罷了),我突然強烈地意識到自己並不需要以現有的方式繼續著我的生活。

    我可以到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甚至不再成為現在的自己。只要我願意徹底地拋開過去,勇敢地踏出這一步,我可以脫下過往的經歷加諸於我的金剛圈,完全地解放自己,變得像其他人般任性且輕狂。

    任性輕狂的人不會自覺到自身之毛病,而在現世人的眼光中,也許認認真真地生活的人才是真正有問題。

    留意到別人的目光停留在我臉上,但我沒有回應,因為我真的不想說太多也確實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也有男性看女性的目光投到我身上去,我幻想著自己回以對方一個燦亮的微笑,甚至是拋媚眼也可以,這些我都懂我都會,但只要想到這樣便感到毛骨悚然了。

    不,我不是這樣的人,除非那是我喜歡的人才會如此,不過面對我真正喜歡的人,我待他又會跟所有人一樣。

    我想我是有一點點自虐,對愛情極度悲觀,明知結果卻仍孜孜不倦地祈望有奇蹟的出現。

    找個伴侶不難,然而火花過後,還不是一池死水?

    噢~他早已忘記自己曾經很想很想完全地擁有你。

    現在的你,比起無聊的電視節目更次要。


    相愛很難

    詞:林夕 曲:陳輝陽@好好笑

    最好 有生一日都愛下去
    但誰人 能將戀愛當做終生興趣
    生活 其實旨在找到個伴侶
    面對現實 熱戀很快變長流細水
    可惜我 不智或僥倖 對火花天生敏感
    不過 兩隻手拉得太緊

    愛到過了界那對愛人
    同時亦最易變成一對敵人
    也許相愛很難 就難在其實雙方各有各寄望 怎麼辦
    要單戀都難 受太大的禮會內疚卻也無力歸還
    也許不愛不難 但如未成佛昇仙也會怕愛情前途黯淡
    愛不愛都難 未快樂先有責任給予對方面露歡顏
    得到浪漫 又要有空間
    得到定局 卻怕去到終站
    然後付出多得到少不介意豁達 又擔心有人看不過眼

    可惜我 不智或僥倖 對火花天生敏感
    不過 兩隻手拉得太緊
    無論熱戀中失戀中都永遠記住第一戒 別要張開雙眼

    Friday, March 18, 2005

    另類益智遊戲

    記起初進公司時,和同事年紀相若,每到午飯時間,大伙兒最愛到茶樓喝茶吃點心。

    貪它坐得舒適,又可以慢慢吃喝,輕鬆閒聊嬉笑,不像其他食店一樣,得匆匆吃完結帳離去。

    那時候我們最愛玩一個有關結帳的遊戲,不知是某位同事發明還是從外面道聽塗說回來的。

    玩法是,大家於結帳前將預算要付的金額記在小紙片上,摺疊起來交給負責結帳的同事。

    當得知實際收取之金額時,將紙片上的數字加起來,如有盈餘則將多出來之金額撥給預算付最多那位同事。

    相反,如不足夠時則由預算付最少的那位同事支付差額。

    由於每次的組合會很不同(指每個人的預算),故此這個遊戲非常有趣,結果往往出人意表。

    有些人擁有賭徒的習性,非常拚搏,預算的金額經常很低。有時候他們會撿到好處,然而也有試過需支付比實際要付多很多的金錢。

    有些人像我,永遠在實際金額之邊緣驚驚青青地游走,結果是不會支付得過多,卻也不會賺到囉~

    不過當我們每次玩這遊戲,猜測著其他人的策略會是怎樣時,那份緊張興奮的心情,不能言喻。

    飯後動動腦筋,蠻不錯呢!

    Wednesday, March 16, 2005

    量力而為

    不知大家有沒有以下雷同的遭遇...

    和同事到茶樓吃點心,永遠叫滿一桌子東西,五個人叫八個人的份量,十個人叫十二個人的份量。

    這種非理性一味貪多擔心不夠吃的情意結,往往造成很多剩餘,因為大部份人都有眼闊肚窄的陋病。

    打包回去嗎?剩下很多還可以勉強送人,若甚麼都只是剩下一件半件,飯麵只有那一小份的話,除非留待自己吃掉,否則好像將餸頭餸尾強塞給別人,這樣未免失禮。

    於是老闆輩會欽點各人將剩餘食物儘量吃掉,但有時候肚子太撐真箇是吃不下,卻不欲得失她們,結果好事變壞事,不情不願地勉強吃下,苦了脾胃損了心情。

    今天又是相同的景況,叫了一桌子點心,卻又叫了兩碟炒麵。

    當我已經感到很飽足之時,赫然看見服務員拿來十數籠堆得高高的點心,登時額角冒汗,隱隱覺得大事不妙。

    最後當大家茶滿飯足之時,依然有數籠點心乏人問津。

    各人被大老闆要求必須至少吃掉一件點心方可離去,不得已之下拿了山竹牛肉球。冷掉了的牛肉非常肥膩,於是趕快喝口茶將它沖下食道中,連嘴嚼也省卻。

    吃得如此辛苦,何苦來哉?一人做事一人當嘛!幹嗎不公平點,來個問責制,或是在落單前先做個粗略估計。

    很明顯,是次負責落單的人之預算能力非常差,不是剩餘食物多少之問題,而是某些點心竟然要了三籠,而最後卻只是被吃掉一、兩件囉。

    剩下食物是很浪費,但勉強吃進肚子裡,要花更多力量去消化,划算嗎?

    更多時候是,吃得太飽導致消化不良或腸胃不適,真的非常非常難受呢!

    唉!為什麼錯誤要一再重複?難怪我愈來愈不喜歡到茶樓吃點心。

    另,討厭被人強迫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如果吃不是為了裹腹,也不是為了滿足味覺之享受,那麼不吃也罷。

    夏之戀

    這夜獨自逛街,忍不住手買了花俏的夏裝,等不及夏季來臨已想立刻披在身上。

    喜歡夏天,陽光燦爛,穿薄衣裳,人也輕盈點。

    不懂游泳,但愛躺於水中隨水波漂蕩,扮演池邊浮屍。

    愛煞那每到夏天便消瘦下來的身體,纖幼的手臂背肌總讓我樂不可支。

    況且夏季總是那麼短暫,忽爾今夏,充滿浪漫旖旎的況味。

    幻想著談一場僅屬夏季的戀愛,仍未碰到秋天的鼻尖,已化作仲夏日之夢。

    醒來並沒悵惘,只有那淡淡的甜味,在心中擴大至逐漸消失掉。

    如花蜜般甜美。

    沒嘗過花蜜的人,不會懂。

    Monday, March 14, 2005

    Summer of 27 Missing Kisses



    Veronica, 軍官的妻子, 縱慾者, 放蕩不覊,花痴的典範,對性非常渴求,彷彿可以隨時隨地跟全村所有的男性造愛。劇中總是看到她在向男子放生電,那是非常自然原始的渴求,透過她的言行,很直截了當地原原本本地呈現出來。

    最有趣的一幕是她的丈夫看到她又在烈日下跟男子坦蕩蕩地造愛,於是叫士兵向他們發炮。結果二人像兩條肉蟲般在空地上閃避炮火, Veronica火大,怪丈夫破壞其好事,讓她狼狽,於是向他揮拳弄腿,咬牙切齒地叫罵。

    透過望遠鏡看到此情此境的軍官好不快慰,不停地吩咐下屬連環追擊他們,只是不堪腰傷,要靠綁在大石上才可舒緩痛楚。

    Veronica在世俗的眼光中是個不折不扣的淫婦,傷風敗德,不守婦道,她甚至連瞞騙丈夫的力氣也省掉。但角色的演繹未有讓人感到反感,相反,你會覺得她非常天真可愛,簡直像一頭母狗般,原始得叫人又愛又狠。

    如果造愛只是尋求歡愉的過程,那麼當中有沒有愛的成份,真是如此重要嗎?身體只是一個容器,利用外物(對方的性器官)的刺激,讓靈魂衝破現實進入極樂的狀態,對於伴侶,如何算是不忠?

    如果靈與慾的結合是愛情的終極表達的話,那麼純粹出自慾望的性愛,是對官能刺激給予最大歡愉的原始追求。

    這齣影片,讓我對這人性最基本的慾望,誘發了進一步的思考。

    世界難撈

    才四萬元的生意,便搏得銅鑼灣數一數二的著名酒店那位Catering Director以女神稱呼之,我還能說世界不難撈嗎?

    甫拿起電話聽筒,電話那頭便傳來他響亮的聲音,談話間突然溜出一句:你知道你在我心中多重要嗎?你是我的女神嘛!

    My God!聽後我遍體生寒,全身打顫,這種恭維話實在讓人受不了呢!我又不是小女孩,幹嗎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呢?

    於是我連忙打完場,說他過份客氣了,結果他還是重復了多遍女神論,方肯罷休。

    他徹頭徹尾地錯得厲害,我不是什麼女神,call me 女魔頭好了。

    他似乎忘了我經常扮傻拒談場租升幅的問題呢!

    Le MERIDIEN CYBERPORT

    前幾天因工作關係遊了一遭數碼港的艾美酒店(Le MERIDIEN CYBERPORT),由於地方蠻大的,結果走得腳有點酸,簡直是未老先衰,狀態極遜。

    數碼港第四期的工程已快將竣工,從第三期的落地玻璃窗眺望過去,視野極佳,樓房的設計簡單俐落,予人滿不錯的感覺。

    偌大的羅馬式設計花園很典雅,草坪雖是塑膠仿製品,但精美的銅像到處皆見,作為婚禮的會場實是最理想不過。

    從那裡坐船到對岸的南丫島,只需十數分鐘,對住客來說是酒店所在位置偏遠的一項彌補。

    不過最讓我心動的是那裡的無敵光猛海景開揚房間。如金魚缸般全透明浴室及洗手間,一目了然,可享邊浸浴邊瞭望山景海景的樂趣。就情趣而言,也是恁地浪漫好玩的設施。

    那間Deluxe Suite可容納八至十人,才港幣一萬元便可享有寧靜舒服的私人空間,搞小聚會一流。

    於是想到,什麼時候,我也可以在這裡搞個private party,招待友好狂歡一下囉。(現在能力有限,沒錢張羅...)

    由於房間的窗子都是落地式的關係,光線充足,適合在午後慵懶地像貓咪一樣蜷坐在舒適的梳化上曬日光。和情人無聲勝有聲地依偎在一起,偶意一個輕輕的吻或溫熱的擁抱,看著落日餘輝,夜色漸濃,真是天下間最美妙的事情。

    夜裡跟情人在樓下的酒吧喝酒,沒邊際地談笑,再走進羅馬式花園牽手散步,盡情地在夜幕下吸取那恬靜甜蜜的空氣,多動人。

    如果我是男子的話,必定會帶同我深愛的女子到這裡享受一個精彩美麗的夜,要她畢生難忘。

    噢!我是有點傻氣喇

    此乃官方圖片,臨場環境較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