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7, 2006

謎團--我真的曾吃過狗餅嗎?

有關我曾吃過狗餅的討論,始於昨晚吃團年飯時所談及的一宗童年逸事......

當大家肚子裡都灌滿汽水跟菜肉以後,便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說著往昔一些小事時,忽爾靈光一閃,憶起小時少不更事,曾胡亂地將魚糧吃進肚裡。

我跟身旁的妹夫說:「我小時候真的很荒唐,曾經嚐過那些浮水魚飼料呢!」(在奇怪的事情上沾沾自喜是我的惡習喇~) 只見妹夫唯唯諾諾,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彷彿完全沒有被我的話嚇怕。

當然,這也不是什麼非常嚴重的事情,不表現吃驚也並不稀奇,只是在正常的情況下,一般人若是聽見人家提及自己曾吃過些什麼古怪的東西的話,至少也該顯露出不可思議或〔吓?你冇嘢呀?〕的表情吧?

由於沒有得到預期的反應,我有點悻悻然,於是在有意無意之間,又重複了一次這段話,得到的反應卻是大大的不同。

「哎呀,我還以為你是說自己曾吃過魚手指呢!沒想到是魚飼料呀!那你吃的是怎樣的東西啊?」當搞清楚我真正想表達的話以後,妹夫的臉上終於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來,並急欲知道詳情如何。

然後我有點自鳴得意地說:「什麼款式的魚飼料我都嘗試過喇,像那最常見的麵包塊啦、粉紅色與粉綠色的浮水性飼料啦、一片片的營養補充劑啦......」

「怎麼會想到連浮水性的魚飼料也去試吃呢?那味道是怎樣的?」妹夫對於我的〔年少無知〕實在是大惑不解。

我告訴他那些飼料不甜也不鹹,一點味道也無,而且味同嚼發泡膠般,絕對稱不上好吃,只是童年時候愛玩金魚,繼金魚義眼手術後,又想到試吃一下牠們的食物,看看是否美味。

(我就不信正在看這段文字的諸君沒有類似的經歷囉~)

當我還意猶未盡地欲再進一步吹噓之時,妹子突然拋出這麼一句來:「是呀,你不曉得嗎?阿姐小時候連狗餅也吃過喇~」

(什麼哇,在我的印象中,可從沒有過這樣的記憶囉~-_-)

可是無論我怎樣抗議與反駁,妹子依然十分肯定地表示確曾有過此事。

以下是我們的對答:

金田Wing: 家裡何故會無端端出現狗餅呢?

妹子: 好像是阿母買BB餅乾時買錯喇~

金田Wing: 那時候弟已出生了嗎?

妹子: 那時他並未出生啊~

金田Wing: 那為何媽會買BB餅乾,給誰吃?

妹子: (開始慌亂,說話結結巴巴起來)唔…啊!想起來了,當時姑媽家養了狗嘛,所以阿母買了狗餅給小狗吃囉~

金田Wing: (臉上顯露強烈的懷疑)姑媽有養過小狗嗎?你肯定沒有記錯?

妹子: (支吾以對…)…..

金田Wing: 那我為何吃狗餅呢?

妹子: 你貪吃嘛,你吃的當兒還以為是BB餅乾囉~

金田Wing: (心想:那你為什麼不吃,你又不是不貪吃…)

此時妹夫突然又開口道: 那包狗餅是什麼品牌的?

妹子: 我記得,那是寶路的產品呀!

妹夫以非常狐疑的眼光追問說: 寶路沒有生產狗餅的,你是不是記錯呀?

妹子: (開始方寸大亂…)唔…呀…唔…我不知道呀!我記得包裝上印有寶露的Logo的……

妹夫並沒有放鬆,繼續追擊: 你十成十是記錯了!

妹子: (無言又無語)…….

金田Wing: (小聲嘮叨)狗餅我可沒有吃過,魚飼料我倒是吃了不少囉~如果我們也曾養狗的話,那我才有吃狗糧的可能性喇~

6 Comments:

Blogger 小丑 said...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11:43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但你唔覺得我無情情偷食魚糧好變態咩~;0

5:59 pm  
Blogger 小丑 said...

細個乜都夠膽做,有乜奇,笑下就過左啦。

6:57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唔知點解我成日都想being different囉...即使係被認為變態都覺得great!

7:06 pm  
Anonymous SuperKenKen said...

現在寶路是有生產狗餅~~ 我的小狗都吃了不少~

好奇一問, 你到底有多少兄弟姊妹~

4:38 am  
Blogger winking said...

Ken Ken,

奇怪你會有此一問,我們一門三傑,我排行最先,係大家姐啊~:P

我都好奇問句,寶路出嘅狗餅味道怎樣?呵呵~

2:30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