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8, 2006

離魂記

今天,我決定坦白點,承認自己近來確實是活得非常不快樂。

每個人的情緒總有起伏,但長期的消沉卻是致命且磨蝕生命的,此時我已無法記起,對上那次開懷地大笑,到底是在什麼時候,跟什麼人在一起,為什麼會笑,別人的笑臉又是怎樣。

這一切,都顯得既荒謬又模糊,彷彿從出生以後,我根本從來不曾笑過一樣。

現在腦海裡最清晰的,莫過於那強烈的挫敗感,無助、無力、空洞與悲傷的感覺交錯地侵襲神經,將那幾近崩壞的腦細胞搗爛如被車子壓扁的毛蟲,黏附在被日光曬得灼熱的柏油路上,隨著嬝嬝上昇的熱空氣與周遭熔合在一起。

開始食欲不振,然而求生的意志卻是強盛得跟那疲累的心形成鮮明的對比,於是這成了世上最大的諷刺,至少,在我的世界中,感覺就是這麼真確又可怕。

愈睡便愈覺累,多睡反而比少睡更沒精打采,精神渙散,常常失神地忘東忘西。

看過媽將垃圾放進洗衣機內,卻將髒衣服丟進垃圾箱,那時我還是笑得最大聲的那個;真的,當時我笑得眼淚直流,眼睛往上吊,差點便暈死過來。那時誰想到自己也有那麼失魂的一天呢?想著便覺得有點洩氣,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搞的。

早兩晚我洗過澡以後打開垃圾箱,準備將吃剩的菜餚丟進去,誰知竟在裡面發現自己的內褲,於是二話不說就質問J為何在未經許可下丟掉我的東西。

他只看了我一眼,復又重新閱讀著手中的小說,那動作彷彿是說明了此事跟自己毫無關係,是我搞錯了對象。

後來我再檢查放髒衣物的籃子,方醒悟到是自己將籃子跟垃圾箱搞混了。

情況似乎愈來愈嚴重,就在今晚,我竟然像離魂一樣,剛才明明是在清洗易潔鑊的,後來回到電腦前繼續看文章,過不久即聽到計時器的響鬧。

原來我在鑊裡放了水,點起了爐火,還較了計時器,然而最吊詭之處是,對於整個過程我是完全沒有印象的。

看來我要放個長假了,what I need is a long vacation, to take a break and breathe in new air.

6 Comments:

Anonymous 小豬耳 said...

係咪近來妳唔夠訓咋??
我有時都會好失魂,例如... ...哩頭講完句野,個頭會問人"我頭先係咪講過乜乜丫?"。

1:50 am  
Blogger M78星雲人 said...

睇0黎.妳要真的放鬆自己了,橡根拉得盡也會斷的.人也是一樣、、、、

6:53 am  
Blogger XexeX said...

妳個情況好嚴重咼,好彩冇將個Timer放埋落鑊。

快D放下假啦。

Release下個人,之後做野都有效率D。

9:56 am  
Blogger  said...

自律神經失調,血清不足,唔係講笑,我覺得你可能真係身體有病,你去check check好o的。

10:45 am  
Anonymous sputnik said...

學黛話齋: 你太夜訓!
都係早睡好d, 要小心身體啊~

1:14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鞋~謝謝各位關心,我實在是欠扁喇~

6:41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