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05, 2005

恐懼

今早甫起床即聽到有關世貿會議的意外賠償問題,據悉某些公司跟保險公司查證後,發現員工在會議期間如遇到任何意外,均不能索償,即是勞工保險不包括在會議期間因動亂而發生的傷亡之賠償。

有見及此,這些公司即時決定讓員工放假一星期,以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個人覺得此舉實屬明智,因為[小心駛得萬年船],稍為通曉人情的公司,應以員工的安全作考量,而不是拘泥於那兩三天的工作時間。要是真的有意外發生,造成人命之傷亡,誰能擔起這個責任?

上週六本應上班,然而我還是決定休假,因為對於公司這種安排並不苟同,反正個人的大假還有很多,於是索性休假一天,留在家中也好怎麼也好,不想回去對著電腦及跟同事們連續見面達六天之多。

那不是討厭上班的問題,那是一種因不滿而產生的負面情緒,即使當天真的上班了,過後我也會痛恨自己吧?!況且,我絕對相信自己會無心工作,因為人很難懷著不好的情緒去做好一件事情。

聽說有人揚言要在會議期間進行大型之破壞,炸毀油站以造成傷亡,另,警方也做足了防範措施,計早前在階磚縫隙中注入膠水以防止示威者挑起磚塊來砸壞東西或作武器襲擊他人,又在灣仔的天橋上蓋上尼龍網。

我走在橋上,忽然感到自己像是籠中的鳥兒,被囚禁著,看不清楚那蔚藍的天空......

隨著會議的日子愈來愈接近,報導愈來愈危言聳聽,我也變得神經緊張起來,說不怕是騙人的,尤其是我怕死,戀棧這溫熱的身體,即使我仍弄不清楚你是否真的愛我如昔......


2 Comments:

Anonymous smurf said...

其實有心
剪兩下便破了
勞民傷財

12:32 am  
Blogger winking said...

是呀!
之前還將為了美化市容的花卉移走,真是勞民傷財!

12:44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