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0, 2005

犯下彌天大禍的一天

不低頭也得低頭,連番挫折以後,只能卑躬屈膝,聲淚俱下地賠不是……

昨晚又沒有寫Blog,因為收到的消息跟事實不符,結果那裡又出了漏子,匈奴王太后不停地在門邊嘮叨著(這次我覺得她並沒有做錯,因為真是主子收錯了訊息,但嚴格來說又真不是她的責任,總之就是這裡錯一點,那裡又錯一些,結果造成難以彌補的嚴重錯誤…)

真想撇下這爛攤子一走了之,反正真錯假錯是自家的錯還是別人的錯,一律被認定是我個人的責任。[有口難言]這四字,完全可恰當地形容我此時所面對之困境。

匈奴王太后也不是鐵石心腸的人,她剖開心腹道出其感受,話語間也不無其道理。於是我又開始在反省,即使別人有不是之處,背後也有其原因吧!別要讓怒火蓋住了雙眼,任由激動之情緒阻礙了正常的思考;不要只就個人的觀點去想,而不顧別人的想法及感受。

這陣子,我承認自己受到主子的影響,變得只講原則,而忽略了人情世故;有時候,事情不一定要以強硬的態度去處理的,互相體諒,有商有量,才是解決問題之道。

不過主子的態度真的非常不好,今天我忘了一樣事情,問她的時候她拋下一句:「你係咪傻咗呀?這樣也搞錯…」(語氣帶著質問跟憤怒之意味)

有些事情,也不是今天才知曉的,只是最近不知是否交上了惡運,所以諸事不順。

我在儘做著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J生日那天寧願跟朋友搓麻將也不想讓我跟他慶祝,跟他說話他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開始有點心灰意冷......

為什麼身邊的一切突然間變得如此難以掌握?很懷疑我已到了人生的谷底,如蝦子在滾油中掙扎著,啪嗞啪嗞地發出絕望卻極為微弱的叫聲......

這幾天因為情緒的問題而食不下嚥,我甚麼都不想做,蓬頭垢面的樣子,蠻嚇人的。

一直配戴著粗邊大眼鏡,好掩飾因不經意地流下淚水而變紅變腫的雙眼,然而彷彿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只是他們不敢說,也不好說些什麼,尤其是我還裝出一副強悍的樣子來,叫人家怎好意思開口問。

我知道自己想要的,不是別人的關心,而是一個解脫。

如何愛你,用眼淚和嘆息聲......

9 Comments:

Anonymous 一口一亂up廿四 said...

匈奴?汝之家在大漠乎?
爾身為漢人則不應與匈奴為伍,kaka!

10:27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匈奴乃蠻夷,譬喻罷了~
與虎謀皮,自滿身招損,實非不得已也~hei

11:05 pm  
Blogger 胖企鵝 said...

Wing姐,太多安慰的話我不擅長。
可是我會每天在這裡默默聼你訴苦~

這種低潮期我也嘗試過千百囘了,可還是學不會去應對。想哭就哭吧~ 忍著反而得不到釋懷。

我會在這裡為你加油打氣 ^__^

3:42 am  
Blogger winking said...

企鵝妹,早已哭了數次喇~
做弱者的感覺也不壞...多謝你的支持喇~:)

7:42 am  
Blogger  said...

明天下午一齊去牛棚可好?

9:38 am  
Blogger winking said...

吓?又去?不如明晚一起去吃飯啦~我要跟個friend去影結婚相呀~

10:27 am  
Blogger  said...

IC!咁你記住報導一下有乜野書值得睇,等我明日可以去買嘛。

11:17 am  
Blogger winking said...

好!咁聽日食唔食飯呢?

12:00 pm  
Blogger  said...

要睇小踢如何喎,可能佢要回家吃飯仔。

12:47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