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05

還有沒有公理?

昨天太累,是歷年來最疲累的一天,不但無法寫字上網,就連食慾也無,胡亂地吃了點東西,總算填飽了肚子,而如浪潮般的倦意卻又驟然而來......

那種累是日積月累而成的,因為緊張的生活節奏,擾人的REWORK,胡里胡塗的BUSINESS TEAMATEs,一味靠惡以為自己可隻手遮天的那群混賬傢伙......

打狗看主人,想打人又不敢出手,於是狂毆人家的狗,不問情由吠過不停,要不是你還留有人的樣子,恐怕我早已通知漁農署了.......

這真是個他媽的瘋狂世界,強詞奪理,聲大就當是真理,我即使為活命而出賣勞力,卻並沒將靈魂賣給了工作.......

現在,我絕對相信你們的神經真的很有問題,全部也是Tamama的複製品,而且還是100%合乎原裝規格,會極速地變臉,而且面目猙獰,能即場化作厲鬼,如牛頭馬面般可怖。

指桑罵槐有作用嗎?我只是個小人物,跟我糾纏損我辱我有何用?做人有所為有所不為,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若是光明正大之人,則不應連累無辜者。

因為別人的失職,我已經忙得不可開交,努力修補錯漏了,是非黑白如此明顯,只因為人家用鼻子擦你的屁股,於是便將黑白顛倒,試問你的良心還在不在?是否早已丟了去餵狗?(對不起Jumbo,只是比喻,無意冒犯喇~)或是早已爛掉了連狗也嫌棄?

我很恨啊~委屈的淚浸濕了裙子,肩膀在抽搐著,上司走近身邊,非常氣憤地嘮叨著為何有這樣無恥的人,偏要將小事鬧大,自由發揮,泯滅人性......

非常心灰意冷,要耍把戲要惡形惡相如何能難倒我?只是我不想這樣子罷了,有些人的品性真是惡劣到極點,要不是有點運氣,仗著過去的功績,恐怕早已被淘汰掉了,還能在這裡神氣、頤指氣使嗎?

10萬個討厭,真可惡!

惹起事端的臭婆娘還裝好心腸,假意地慰問,說什麼不曉得自己的一句話會引起掀然大波;我口裡沒說什麼,其實心裡正幻想著用腳拚命地踢打她的肚皮......

為何還要再假裝下去?她是什麼人我還不清楚嗎?我又不是傻子,她也太看扁我了......

滿肚怒氣與委屈的淚水,我渾身失去了氣力,因而感到特別的累......

2 Comments:

Blogger  said...

係唔係果隻MK Look啊?等我幫你淋佢繈水,嘩!

12:09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不是喇~是潑婦...

9:35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