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3, 2006

詛咒娃娃

你不會相信這兩、三天我都在跟電腦糾纏著,滿腦子盡是現時在台灣非常流行的巫毒娃娃。

對於這種詛咒娃娃,我只覺有趣,談不上是熱愛或瘋狂地沉迷,這跟我那種戀物、玩物喪志的個性,實在是非常的不相像。

不知是否我多慮,疑心生暗鬼,自從動了念想寫有關巫毒娃娃的文章以後,常患扁頭痛,精神總是很恍惚,無法好好地思考及處理事情。

像這篇文章,寫了又改,改了又寫,改改寫寫,最後總是因夜已深人太倦而不得不擱筆,改天再續後話。

就這樣平白的浪費掉大好的光陰,時間都耗在這題目上,然而到最後還是無法完成這篇文章。

這一刻已是我的極限了,我下定了決心,必須在今晚將它搞定。

跟它拚了!

---------------------------------------------------

巫術向來予人陰深恐怖的感覺,施法時總以娃娃作為媒介,給對頭人來個迎頭痛擊,故此動機多與報復及仇恨有關,多被認定是極端邪惡之法術。

對於自己所憎恨的人動了邪念,欲借助巫術施法以加害之,實行以怨報怨,有仇必報;這種負面的想法,在現代人眼中,或許已超出了道德之範疇,故此人們才會想當狠角色,借助這種小人偶來擊敗敵人,替自己消災解難。

這種源自泰國、被我稱為〔拮拮降頭仔〕的巫毒娃娃,現時於台灣大行其道,深受青少年男女之歡迎及愛戴。

可是,有家長因為發現子女利用這種詛咒娃娃來施法對付[敵人],而感到十分詫異及不安,這跟娃娃略嫌古怪恐怖的造型不無關係。

或許就如同心理學家的分析一般,這種施法不過是一種心理補償,一種宣洩被壓抑的情緒之方式,這種極端的情緒發洩說明當事人內心存在著某些問題有待解決或輔導。

姑勿論動機是怎樣,當事人的心理層面又是如何,這種帶有損害性及攻擊性的行為,始終傾向於負面的想法,最終對人們的心理健康僧構成不良之影響。

仇恨必須要化解,讓自己寬心而釋懷,而非借著洩忿,令積怨更深的。

正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害人者終究難以獲得內心的平靜,那麼最終是害了自己。

2 Comments:

Anonymous Mon said...

我尋日睇報紙,此等玩意現正瘋魔整個重慶市啦!

我當時覺得頗為毛骨悚然呢!

世風日下啦!

1:47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係呀,係幾恐怖嫁~細路仔邊識咁多啫,柴娃娃跟住做,以為真係有用...

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更不可有呀~

鞋~冤冤相報何時了呢?

8:01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