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0, 2006

明天我要嫁給你

今早弟問:姐何時才結婚啊?灶縫都不夠你藏身了......
我說:那我索性跟寶哥結婚吧!人貓聯婚,阿妹做證婚貓好了。
弟又打趣說:那你是派餅咭嗎?
我厲眼瞪著他:我派貓餅乾好了!還要以貓罐頭大宴親朋呢!
於是弟不再說什麼,只是不停哇哈哈地大笑著,甚至笑出了眼淚來。

其實我覺得這一點也不好笑,悲劇始終是悲劇,以幽默的方式去說明一件帶有悲劇色彩的事情,並不會令它變了喜劇,更不會變了新春賀歲劇。

我擁著寶貓,又鍚又攬,透過那白暟暟的毛髮,接收從牠身上傳來的體溫,溶化內心的冰雹。






2 Comments:

Anonymous SuperKenKen said...

看看最後的一張相, 做貓好過做人啊~~~XD

3:13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且看寶哥一臉無奈,就知道事實是受罪多過享受喇~XD

3:14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