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1, 2006

A Curse

謝謝各位朋友的問候,敷藥後我的手已好了很多,昨晨拆藥之後,右手已經可以動了,只是仍無法用力,拿起東西時依然感到痛楚不適。故此我繼續用左手,代替平日右手的職務,人家不知道的,或會以為我是左撇子也說不定。至此我最深的體會是,原來人在逆境中所迸發出的毅力,是非同少可的。

順帶提起某件很個人的事情,記得小時候常聽媽說,祖母經常嘮叨著算命的說我是個命硬的傢伙,是個剋星,在我以下本來是有個弟弟的,然而卻被我剋死了。

此說有二:
(1)我和他是雙胞胎的,我能順利出生,他卻死了。
(2)他是媽懷的第二個兒子,但養不成。

我出生時是腳先出來的,所以是不祥之兆,隨我而來的孩子因此便被我剋死了。

一個孩子,從小被灌輸這種想法,你說是可笑還是可悲?我嘗試抽身來看這件事情,始終覺得是太沉重了點;心靈的損害,較諸被抽打的肉體傷害,其損害力對於一個人的成長是無法想像得到的。

這種戲碼,或許每天都在發生吧?!每個人都有傷心的過去,自己的悲傷,相對於別人的,必定是更大更深層的。

昨天與友伴看了黃詠詩編劇的「一粒金」,主角賢叔在母親阿五彌留期間,告白了自己一直恨她的理由。

賢叔因為五媽沒有買原子筆給他,而買了糖果給弟弟,故此覺得母親偏愛弟弟而忽略了他,這件事情遂成了他心中的疙瘩。

賢叔前妻美蓮怪丈夫跑了去當海員而不理家庭,她一直想要的,不過是一份尊重及關懷。

賢叔女兒詠儀因為父親醉酒時的一句瘋話,內心受到很大的傷害,因而形成父女間的隔閡,自此以後無法好好地溝通。

黃詠詩思考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深層且透徹的,話劇中有很多催人熱淚的場面,我看得眼紅紅,頻頻拿紙巾出來揩擦眼角。

每個人都有情感,恨是很自然的事情,然而壓抑情感並非平息了恨意,只是將恨意如收藏雜物般封閉起來。

總有一天,你心中的恨,會因著某個契機,竄出來跟你清算過去。

唯有面對自己的恨意,才能找到消除它的方法。我們所欠缺的,很多時不過是相互的溝通與體諒。

我曾經很恨很恨他們,但後來選擇了體諒他們的處境,以愛包容及消弭恨意。這條路不好走,跌到頭破血流快支撐不了,卻依舊要奮力爬起來,告訴自己要努力爭口氣,不能輸、不可被命運牽著鼻子走。

從來我都不是自信心強,也不是個好勝的人,我只是不甘心被擺佈。

要脫離命運的枷鎖,走出人生的幽谷。

命硬
歌手:側田
作曲:側田
填詞:黃偉文
編曲:Ted Lo

他 反對就反對 亦都跟你愛下去
猶如在 大戰炮火裡 毫無懼色衝過去
誰狂怒 誰攔路 誰話我共誰 不登對
無能力與霸權比賽 還是可 比他多老幾歲

二百年後在一起 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
團圓或者晚了廿個十年 仍然未捨棄
換個時代在一起 等荊棘滿途全枯死
這盼望很悠長 亦決心等到尾 等得起

先 殉了情不對 未反擊過已後退
寧憑著 耐性與骨氣 維持自尊撐過去
誰強韌 誰長壽 誰便算勝利 擊不碎
仍然共你企在這裡 捱著等 身邊指控死去

二百年後在一起 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
誰人又可控訴廿個十年 仍然未捨棄
換個時代在一起 等荊棘滿途全枯死
這盼望很悠長 撐到尾

就算貧病或失憶 都爭口氣
從旁保護你頑強地等再過廿個十年 等整個世界換風氣
歷劫還是在一起 這種堅決無人可比
看戰事多悠長 亦決心打到尾 心不死

8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消除恨意並不是個人力量做得到, 對方跟本唔放在眼內, 一點溝通的機會都沒有, 我心中的恨, 只怕待我百年歸老, 才能消失....

SA

4:06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Sa, you should let it go... although not so easy...
I also try to do so...

4:51 pm  
Blogger Dead Fish said...

落花流水

作曲:Eric Kwok / Eason Chan|填詞:黃偉文|
編曲:Eric Kwok / Jerald|監製:Eric Kwok / Jerald / Eason Chan

流水 像清得沒帶半顆沙
前身 被擱在上游風化
但那天經過那條提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遇上一朵 落花

相遇 就此擁著最愛歸家
生活 別過份地童話化
故事 假使短過這 五月落霞
沒有需要 驚詫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流水 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 漸化做淡然優雅
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
為何為天降的稀客 泛過一點 浪花

天下 並非只是有這朵花
不用 為故事下文牽掛
要是 彼此都有些 既定路程
學會灑脫 好嗎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命運敲定了 要這麼發生

講分開 可否不再 用憾事的口吻
習慣無常 才會慶幸
講真 天涯途上 誰是客
散席時 怎麼分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但是經歷過 最溫柔共震

5:22 pm  
Anonymous sputnik said...

最近的事, 令我在想, 可能宿命就是宿命.
難以擺脫啊!

與其鬱鬱不歡, 倒不如輕鬆去面對...

隨遇而安好了!

8:47 pm  
Blogger 小丑 said...

"唯有面對自己的恨意,才能找到消除它的方法。我們所欠缺的,很多時不過是相互的溝通與體諒。"

阿wink妳點聽到小丑既心聲?唔通我試過飲大左講過妳知?

呢期興post歌詞?

不得不愛(國語)
作曲:Choi Ji Ho/Choi Min Ho
主唱:潘瑋柏
填詞:林夕/潘瑋柏
*(女)天天都需要你愛 我的心思由你猜
  I LOVE YOU 我就是要你讓我每天都精彩
  天天把它掛嘴邊 到底什麼是真愛
  I LOVE YOU 到底有幾分 說得比想像更快*

(男)是我們感情豐富太慷慨 還是有上天安排
  是我們本來就是那一派 還是捨不得太乖
  是那一次約定了沒有來 讓我哭得像小孩
  是我們急著証明我存在 還是不愛會發呆 BABY

#(合)不得不愛 否則快樂從何而來
  不得不愛 否則悲傷從何而來
  不得不愛 否則我就失去未來
  好像身不由己 不能自己很失敗 可是每天都過得精彩

repeat*

9:49 pm  
Anonymous mon said...

我條命硬唔硬就唔識define,身邊應該沒有
人被我剋吧。條命,要硬淨一點才好,尤其是
女兒家。

你沒有怨天尤人還可以將它娓娓道來,我很是佩服,要化怨恨為體諒,雖不可一步成仙但我
也覺得很難能可貴啊!

我有兩次爲了消除,發洩那積存的恨意,摔爛了兩部手提電話(買了還不到一星期)...

有一死黨,她經歷過低潮時贈我一首歌,我到而家還感受很深...

祇可活一次
曲 : 馮鏡輝 詞 : 潘源良 編曲 : 鮑比達

冷冷的雨 陪伴世間的諷刺 像告訴我不可再嘗試
潮流由人作主反叛沒用處 一顆心偏繼續堅持

錯過幾次 曾亦痛心幾多次 但錯了再改失了又試
就算這次我輸不輸掉心意 明日我又再捲起壯志

生存祇可得一次 要後退要後悔不可以
盡全力在這生尋求自身意義 光陰裡記下我的詩
生存即使得一次 也願意繼續試不管風雨
是成敗也好 誰能預知際遇 祇知用心活一次

5:57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阿wink妳點聽到小丑既心聲?唔通我試過飲大左講過妳知?
--------------------
Joker,哈!你唔知我識讀心術嘅咩?!XD

Nik Nik要勇敢撐下去啊!雖然不能給予很實質的支持,但要記得我們時常都在你身邊的,有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樂觀堅強面對眼前的難關,加油啊!

Mon,謝謝你的分享,這年頭,作為女性真的不易為,各方面都得兼顧到,而且要夠〔硬淨〕,要勇敢果斷,勇往直前......

有時候覺得很累很想哭,也就盡情暢快地大哭一場,然後第二天又是一條好女子喇~

為什麼兩次都是擲手電呢?估計是在電話那頭的那人讓你抓狂吧?

哈,那你買便宜一點的電話,這樣才夠化算喇~  

9:54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你的家人一定因你弟弟的夭折感到十分傷心失望, 才那麼喪失理智地歸咎於你,他們都是受了傷害,被那些不能控制的因素,白白被奪取了心愛的人. 你要明白,你很勇敢呵!你的故事是多麼的不平凡.你知嗎?有一個叫區樂民的醫生出生時也是腳先出的,他每天寫文,用另一個角度面對生死.你找他的書看看啦,很好笑很好笑的,恨只是愛的反面,只待你把它轉過來.每樣事情都做三次才收手,包括堅持溝通,這是我的方法.我是黃詠詩,謝謝你來看一粒金.

9:37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