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7, 2006

胡謅

身體須要休息
眼皮很重欲墮下來
剛洗過澡的身體透著熱氣
彷彿連體內的力氣也快將隨著毛孔傾流到空氣中
然後煩躁的感覺驟然而來
即使將身體扭至冷風機的吹風位
仍然未能平息那股無奈的脹熱感
早應該將丟了裝飾的鞋子給丟進廢紙箱
無奈實在太愛這雙鞋子
況且它還能穿
只是沒有了那顆閃閃發亮的銀色小球
於是它便失去了光彩
如我
借著無聊玩意打發時間虛耗生命
他真的喜歡我嗎
似乎都不再是重要的問題
因為處決的時間快到
沒有雞腿女兒紅
劊子手手起刀落
不會囑咐你好好上路
也沒有群眾在旁難過哀悼
終於鼓起勇氣將舊鎖匙棄掉
因它仍扣在匙包中
常和新的鎖匙搞混在一起
故此我常常遲遲未能進門
也許我握著貓的尾巴的手太過用力
結果被貓咬了一口卻仍未感到思毫的痛
好了夠了去睡了瞎扯的時光比清醒時更加真實
我沒有不快甚至吃了滿滿的一碗飯
上面蓋著親手弄的燴肉
只是這簡單的美味你永遠不懂
想縮小成模型公仔般大小
那麼就可安躺在暖滑的毛髮中
安靜地沉睡
缺少了什麼於是變得不完整
或許是少了的4根牙齒及那段快將結束的艱苦過程
沒什麼剩下來那製成品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它開始變得模糊難辨永遠看不清楚
於是我就只能想像它是美好的
不相信美好不沉迷美好是活不下去的
至少我這樣覺得
故此我們還是要相信它即使我們否定它的時間多過我們擁有它的日子
我是積極的樂觀的嚮往美好的
然而真實與幻象之間卻很難正確地區分出來

與其被明白被諒解
倒不如從未認識未曾理解過對方的想法
那麼
世界或許便會變得完美

2 Comments:

Blogger Dead Fish said...

說中了 吳日言

如果我為了誰 滴滿一杯眼淚
如果可以豁出去 換取明日也許
你獨自在家不等於屬我
或會追尋更闊更美更浪漫愛河
無奈我在此等待 也沒結果
你說並無不妥

是我錯了錯了錯了錯了
吻你吻你吻到分別了
才清楚早給你愚弄過我太好笑
舊愛過了過了過了過了
再去計算完全無重要
可笑給我的好友 說中了

迷戀你亦不對 連愚蠢都有罪
何解好友勸千句 卻絲毫沒聽取
你獨自在家不等於屬我
或有些人更俏更美更願受折磨
明白要受點苦難 才算做拍拖
沒眼淚怎算戀過

是我錯了錯了錯了錯了
吻你吻你吻到分別了
才清楚早給你愚弄過我太好笑
舊愛過了過了過了過了
再去計算完全無重要
可笑給我的好友 你的好友 全部全數說中了

是我錯了錯了錯了錯了
吻你吻你吻到分別了
才清楚早給你愚弄過我仍未知曉
舊愛過了過了過了過了
再去計算完全無重要
可笑給我的好友 你的好友 全部都已說中了

1:04 am  
Blogger johnflynn6828473580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5:30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