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2, 2006

也許EyEr君的跳樓效應已告平息,今天正午便出現一宗中年男子跳橋被捲入的士車底的悲劇。肇事現場,乃告士打道,通往人民入境事務處之天橋。

知道這消息時,我正在公司樓下的小店舖購買午餐的飯盒,其時還被店員問及兒子的近況。

我何時結了婚有了小孩呢,還要是男的?實在是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於是報以尷尬的笑容:噢!你認錯人了。

可是女子為了遮醜打完場,繼續喋喋不休地說著:咦~我認得你了,你在這裡做了很久了,因為你瘦了很多,我才認不出你呢!為什麼會清減了這麼多?可以告訴我知那原因嗎?

我很輕微地皺了一下眉,那動作輕得恐怕絕大部份的人也不會察覺到,我說,年長了就自然變瘦了,也許是年老的關係吧!

於是她和店員乙即時齊聲抗議:我們年紀才大呢!又不見我們瘦,還是每天每日不停長肥肉啊~

因此,我開始留心觀察她們的身材,然後想到,她們的身型,是香港的師奶們的標準身材,這個不算是個重大發現,只是那一剎真的就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也許,我們生活忙碌,對身邊的一切都太過冷漠了。很多非常微小的事情,我們都忽略了,錯開了,非得在那突然而來的一瞬間,覺醒了一些事情,重要的,不重要的,有形的,無形的。

然後我又不禁憂慮,究竟是一直變瘦乾枯至死好,還是肥實穩重好一點。

我沒有選擇,因為人生說到底能有的選擇實在太少,即使你面前放著一大堆東西可供選擇,到最後你會發現只有很少的選擇或是根本沒有選擇。

似乎是將話題愈扯愈遠了,但也正好說明,我也沒有選擇,我只是跟隨心所想的去表達出來,或許有點凌亂,甚至語意不明,然而我真是無能為力。

我為了我的無能為力而汗顏,如果你因為我這個人的存在,因為我的文字,我的人生,而有那麼一點不暢快的感覺或不好的感受的話,請記得,我對此事是十分抱歉的。

尤記得中學的校訓是:爾乃世之光。背後的意義是非常沉重的,在這黑暗的世界中,那麼一點點光,根本無法照亮面前的路。

而且,油盡燈枯的人如我,如何能照亮自己,照亮周遭的人呢?

或許應向失明人士學習,如何在一片黑暗中前行。

故此,現在我所走的每一步,都很慢,很小心......

2 Comments:

Anonymous sputnik said...

唔係"油盡燈枯"啊, 而係一時招架唔到之嘛. 停一停抖一抖就會好好多架啦~~

12:19 am  
Blogger winking said...

Thx for your encouragement, my dear~^^

4:34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