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1, 2005

怪物真人版



早前看了[怪物]一片,感覺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恐怖,林嘉欣的怪物造型跟宣傳海報上的照片相比,少了那份陰深的感覺,你只會覺得那是一張被毀掉了的臉孔,和在連串不幸事件後被強烈地扭曲了的思想(亦即瘋子的神態及動靜)。

整體而言這齣戲是不過不失,但相較於外國那些同類型電影,無論在人物造型及氣氛營造方面,這套片子都像是小兒科的程度,難怪有部份影評,文章中給予了較差之評價。

港導演在拍攝這類影片方面的功力仍未足夠,畢竟,這類題材較偏門,經驗是需要累積的。

數日前,我從朋友處聽來一宗駭人聽聞的事情,感覺就像是怪物的真人版,如不怕看後引起內心之不安,請一看無妨,否則,請從這裡立即停止閱讀

好了,開始要說故事了,事情是這樣子的...

(註: 文中的是故事的主角,我的一位好朋友)

我的左腳曾經進行過脂肪瘤切除手術,事後我曾試圖回想手術時,醫生到底在我的傷口處縫了多少針,但腦海總是一片空白,搞不清楚具體的情況究竟是怎樣。

這也難怪,那一點皮肉之苦,像我這樣的一個硬漢子,即使在沒有下麻醉藥的情況下,也絕不當一回事的;也許還能邊被拉扯著傷口,邊說笑話逗醫生護士笑也說不定。況且,這次腳部被局部麻醉,實際的感覺被割斷了,在那段感覺漫長的時間中,我只依稀覺得他們正在亂搞著一塊人肉,就像小孩子在舞弄著一件新奇的玩具一般,充滿了好奇與專注。

其後傷口開始逐漸復原,我按指定之時間到醫院拆線以後,如是者又過了一個月;然後在某一天,我偶然發現傷口上仍黏著一塊痂,看似快要退掉下來,又像是被釘死在皮肉上無法除去。

這個痂我愈看愈是看不順眼,於是企圖用盡所有的方法,強行將它扯下來;只是力度太大的關係,最終弄致血流成河的慘狀。

而且這樣做實在讓我痛不欲生、痛徹心肺,跟徒手扯破皮肉根本沒兩樣,於是到最後我也只得放棄。

如是者又過了兩個星期,頑固的痂又令我想除之而後快,另,傷口看似已經復原,沒有流血的跡象, 故此我又膽大起來,欲再次試試將痂除掉。

這次我輕鬆地除掉那擾攘我已久的痂,然而真正的恐怖才剛開始發生......

我清楚地看到有一條白線連接着肌肉,然後我立刻便猜想到,這必定是上次拆線時遺漏了沒被拆掉的線,這可能是醫生在已縫好的傷口上再多補兩針以策安全吧!一般人不會想到有這樣的情況,再者,痂一直覆蓋著那線與線頭.故此替我拆線的護士才沒有留意到。

我立即模仿護士拆線的方法,拿起小刀子, 小心翼翼地將那皮和肉扯起, (噢!很痛啊! 但要忍) 一刀將線切斷, 扯出, 證實那的而且確是被痂包裹着的線頭...

好戲還在後頭呢! 我在這線頭的附近還發現一個不起眼的白色小點, 質地好像死皮, 但看真一點,發現原來又是線頭。

這線頭還深藏在肌肉裏, 只露出小小的頂部...我想:一不做二不休,定要將它除掉,於是我強忍着劇痛, 用鉗子夾起它, 但因線頭已藏進肌肉裡, 故此傷口不停地冒出血來...

然而,由於線頭太滑的關係,結果因夾不緊而滑開... 於是我只好再夾起它, 復鬆脫,再夾起來, 又再鬆脫...如是者, 來來回回的, 使我身心飽受折磨。我就好像一隻忘了痛楚的野獸, 瘋狂地把玩著自己的傷口...

終於有那麼一下契機, 線頭被扯出來了,但卻遺下了一個血洞在我的肌肉上。那傷口實在非常嘔心, 尤如血淋淋的皮肉, 但此刻的我,卻有著將體內的外來物驅逐出去之快感。

此時我邊感受著強烈的痛楚,亦同時感到非常亢奮.......

我沒有怪責護士的不小心... 因為當時傷口仍未復原, 實在很難發現那線與線頭... 再者, 誰又會想到, 在已縫針的傷口上, 會有補針呢? 只訝異於醫生的謹慎,也怪自己的倒楣囉。

6 Comments:

Blogger Duke of Aberdeen said...

嘩!真係好恐怖!

2:07 pm  
Anonymous Edward said...

哈, 比我想像中要恐怖

2:04 am  
Blogger winking said...

哈~文字功力不夠,可以寫得更恐怖的...:P

8:39 am  
Blogger Bananie said...

>_<
好恐怖!!!

5:44 pm  
Anonymous catherine said...

好痛........
比你嚇死喇

9:14 pm  
Blogger FOX said...

睇到我腳軟軟 @@

3:06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