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09, 2006

Starvation

3月8日,三八婦女節,跟一堆女子去了唱K,同時很三八地東家長西家短一番。

話題都是圍繞著演藝紅星,分享道聽塗說得來,似是而非,而最終永遠無法證實其真偽的流言。

唱了幾首歌,聲音很微弱,始終無法讓人聽得很清楚;沒法子,聲底沙,加上沒氣,我看最好還是收聲坐在一邊當聽眾好了。

於是我靜靜地坐在她們的旁邊,專心地聽她們唱歌,其中不下數次,因為那些感人的樂曲而好生悲哀。

後來讓朋友擔心了,被問及是否感到沉悶,紛紛湊近我身邊來噓寒問暖一番。

「沒有啊!」我這樣回答她們,可是仍未能令她們相信事實就是如此簡單平常的。

於是,我放棄了再去解釋些什麼,繼續專心地聽她們唱歌;我們如此接近,然而卻又如此的陌生。

距離亦遠亦近,我不太挑人,只是很討厭那些對人不懷好意的混球,以人家的不幸去消磨自己的時間。

今天幫了同事一個大忙,工作方面得心應手,遊刃有餘,只是不禁又在胡思亂想,這到底又証明了些什麼呢?我已經懶得理會別人是否覺得我能幹了。聰明又怎樣?笨拙又如何?這些事情已經無法讓我感到愜意。

晚餐吃得很少,那秋刀魚其實烤得很香脆,只是我實在害怕那些多而小的骨頭會梗塞在喉嚨裡,令我非常後悔會向多骨魚挑戰。

我從剛才一直強忍著飢餓直至現在,以為憑那隻字片語可令飢餓感消失,我真是超級愚蠢且無藥可救。

利用睡眠去埋葬飢餓感,或許才是最好的方法,我這就去睡了......

Good nite, from a crazy, nasty gal...

2 Comments:

Anonymous sputnik said...

"只是很討厭那些對人不懷好意的混球,以人家的不幸去消磨自己的時間。" <-真是大有人在. 唉~

12:34 am  
Blogger winking said...

人呀~~~-_-

10:04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