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3, 2005

無悔無恨

我,是個非常非常普通的人,跟大多數人一樣,對於死亡充滿恐懼,戀棧這溫熱的身體,害怕劇痛及情感上的苦。

從出生到成長,自然地走過青春期,也和其他青少年一樣,經歷了那動盪之反叛期,內心曾積存著很多仇恨及怨懟,包括對自己和對別人的強烈不滿。

唸小學時曾被巧言令色、嘴巴很甜的女孩子哄騙過。她常拿我開玩笑,又愛在人前揶揄我,但我見過她最脆弱的一面,她傷心痛哭、淚流滿面的悽愴臉容,直至現在彷彿仍歷歷在目。

於是,心有不忍,甘願被她戲弄。曾有這麼的一次,她忘了做作業,提議在我的作業薄面改寫上她的名字,裝成是她的功課;因為欠交作業的事若被她媽知道的話,必然又是一頓毒打,而她昨夜早已被狠狠抽打了一整夜,這天真不想再面對這種無止盡的酷刑。

她向我展示身上的血痕,又翻開作業薄讓我看那早已乾掉了且帶點啡黑色的血跡。

我並不曉得,也許是忘記了,那晚她是否安然地渡過了一夜──沒有媽媽如女巫般兇惡的怒容、孩子悽厲並帶有死亡氣息的哭叫聲,和那如暴雨般洒下的痛楚,瀑布一樣急湍的淚水......

有些感覺是永遠無法習慣或自我消減的,比方是皮肉之痛,及心靈的創傷,總在造成的那刻開始化為永恆之烙印。

傷痛不因歲月的流轉而褪色,傷疤並沒有退掉,但也不痛,它只是以非常注目的方式安靜地存在著,提醒當事人要珍惜身邊所擁有的一切。

那時候我的年紀還小,以為所有的媽媽都是兇猛的巨獸,喜歡追捕獵物(孩子),加以折磨才一口將之吞噬。

後來才發現媽媽也可以是溫柔良善的生物,只是我和其他孩子的運氣太背,媽媽扮演大豺狼的時間較長,殺傷力也就較大一點。

如果你有算得上是愉快的童年,我真的很衷心地恭喜你,也奉勸你要珍惜父母的慈愛,不要嫌他們煩氣,多點忍讓,少點怨言。

因為他們盼望著我們成長,記掛著我們的日子,往往比起我們思念他們的日子要長得多。

我不恨,因為愛在主內,愛常存心坎中。

曾欺負過我的人,傷害過我的人,愛過我卻又不再愛我的人,只要他們曾因為我的犧牲而獲得了片刻的高興,那麼我的犧牲還是有點價值,足以在寒冷的夜為我點起暖烘烘的火光。

4 Comments:

Anonymous 一口一 said...

做乜有感而發?

10:49 pm  
Blogger winking said...

因為我係我...
喜樂參半的人生才是真實的人生...

12:29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放開自己吧...
我永遠會支持你的... :)

3:20 am  
Anonymous Patrick said...

Hey, there is so much worthwhile info above!
advertisements | recipes for chicken breast | jobs in NH

12:46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