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07, 2006

痛入心肺

針刺下皮膚的一刻,痛,醫師將針再往下鑽探,像有一股電流急竄而過,直達疼痛之根源。

盧醫師嘗試轉動每一根針,企圖找出受傷最嚴重的部位;我忍受著那份隨時出現劇痛的恐懼,像被屠宰的牲畜般,靜候著那痛楚之降臨。

早前光顧跌打醫館,經常被師傅使狠勁搓揉患處,結果病情毫無好轉,而且還得承受那種令人差點便休克的劇痛。

我是那種很能忍受痛楚的人,可是至今在我所經歷過的痛楚之中,未有能與這種痛相比的;那種痛令我全身冒汗,身體出現麻痺的感覺,每當這個時候,我只能緊閉雙目,咬著牙忍痛不哼一聲。

我問醫師我的傷勢嚴重嗎? 她說從未遇過像我這樣的病人,傷得連手臂也無法伸直。從受傷到現在已經快三個多月了,這段日子我並沒有諱疾忌醫,我只是觸了霉頭,未有接受正確的治療(各位,扭傷可千萬別看跌打呢~)。

心裡非常的難過,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我一直在逞強,即使如何地痛,臉上卻沒有露出任何蛛絲馬跡來。

真的不想讓人家替我擔心,所以只得打落門牙和血吞,獨自承受各種的苦難。

2 Comments:

Anonymous Nana said...

請保重!

10:10 pm  
Anonymous miffy said...

多點休息呀!

9:43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