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0, 2006

傷害

下雨天,家附近的草地出現很多蝸牛,從而憶起小時候的生活點滴。

那年夏季,媽常帶著我和妹妹,坐大半小時的車,到海灘撿拾蝸牛。

當時的我只覺得好玩,跟妹妹一起到處找尋蝸牛,然後將牠們逐隻拾起,一口氣跑到媽那裡去。

高舉的小手因興奮而震顫著,我們在比賽著誰撿得最多。

汗水夾雜著笑聲,伴隨著蝸牛的悲慘命運,體力被燃燒了整個下午,直至晚霞展現於天空中。

我們歸家去,蝸牛歸天國。

這夜,我又碰上了牠,我蹲下來,定睛注視著那細小的生命,然後訝異於那硬殼上的美,那圖案煞是好看。

我看到蝸牛的美,意識到自己的醜惡,個人的慾望,損及了珍貴的生命。

吃下了美好,然後,吐出了惡意。我的眼睛又開始模糊不清了,即使它們清澄如鏡,同樣無法看清世間一切的真與偽。

我呼出深深的一下嘆息,開始啃蝕自己的良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